即刻

各国网民理性讨论:李文亮医生是吹哨人吗?警方当初的做法有误吗?

字号+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2020-03-03 17:54 次阅读

有些媒体把李文亮医生称之为吹哨人,恐怕不符合事实也不是当事人的生前意愿。我们缅怀李医生但是坚决反对对其无限神话和拔高。愿逝者走好,生者节哀,愿这场灾难早日过去。

 

据@武汉中心医院消息:武汉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工作中不幸感染,经全力抢救无效,于202027日凌晨258分去世,对此,医院方面深表痛惜和哀悼。

 

经中央批准,国家监察委员会决定派出调查组赴湖北省武汉市,就群众反映的涉及李文亮医生的有关问题作全面调查。

 

有些媒体把李文亮医生称之为吹哨人,恐怕不符合事实也不是当事人的生前意愿。我们缅怀李医生但是坚决反对对其无限神话和拔高。愿逝者走好,生者节哀,愿这场灾难早日过去。

 

吹哨人Whistleblower这个词起源自英国警察发现有罪案发生时会吹哨子的动作,以引起同僚以及民众的注意。而从此延伸出来,目前我们所指的“吹哨人”是为使公众注意到政府或企业的弊端,以采取某种纠正行动的人。一般来说,弊端或不当行为指有人违反了法律、规则或规例,进而直接威胁到公众的利益,例如欺诈,以及贪污腐败而指出的人。

 

 

 
 

1

 
 
Robin Daverman
 
 

世界旅行者

World traveler

 

一声叹息!那个“武汉医生”李文亮本人就是XX党员。1230日,他在同学群发了一条信息,说他所在的医院有7SARS患者,大家要小心。他在11日工作的医院向他发出了警告,后来13日当地警察给了他一个严厉的谈话。他自己后来感染了冠状病毒,昨晚去世了。中央政府立即派出纪律小组调查此事。中国最高法院在128日发表社论,称当地警察对8名医生的行为“不恰当”。

 

12月31日,中央政府派出由中国疾控中心负责人率领的专家组前往武汉。这是基于另一位医生1227日的早期报告。中国疾控中心的负责人后来在电视上说,没有证据表明这种疾病可以人传人。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教授(George F Gao)是牛津大学培养的世界著名科学家,也是美国科学院院士,他不是XX党员。

 

到了118日,中国ZF收到了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相互矛盾的报告,于是他们派了一位著名的肺部传染病专家钟南山博士到武汉。他于118日乘夜车抵达,119日对政府报告该病有传染性,武汉市政府于120日对全市实施封城隔离。钟在120日的电视上说这种疾病是传染性的,已经有医生和护士被感染了,钟是中国共产党的高级党员。

 

以上事实在中国广为人知。我个人认为这只是认知和专业知识,专业的判断力的偏向,但如果你坚持从亲中G或反中G的角度看整个故事,那么,人们可能不会得出你希望他们得出的结论。

 

这里有一个故事,还有一些教训要吸取,但似乎做吹哨”的都是XX党员

 

 

PS:第一例冠状病毒是由张继贤博士发现的。她在1226日看了三个病人,他们有不寻常的肺部感染。两人是夫妻,张医生立即叫儿子做胸部CT。发现了同样的症状。她立即向医院和疾控中心报告。接下来的两天,她又看到了三个同样症状的病人。她呼吁联合会诊并再次向疾控中心汇报,由此引发了疾控中心1230日至111日的走访调查。

 

在12月26日的初步诊断中,她立即要求她所在部门的每个人都戴上全套防护服。医生,护士,病人,清洁工。到目前为止,她的工作人员中没有一人受到感染,没有一个病人交叉感染。

 

1230-111日期间来调查冠状病毒的一名疾控中心成员在旅行中被传染,不知怎么,他们仍然认为病毒没有在人与人之间的传播。

 

顺便说一下,张也是XX党员。现在想象一下,如果你把这个故事里所有的XX党员都干掉,你认为会发生什么?

 

 

 

 
 

2

 
 
Qi Chen
 
 

电气工程师(2017年至今)

Electrical Engineer (2017-present)

 

什么吹哨?

 

武汉市卫生局在接到多例肺炎患者入院的消息当天开始流感监测。同时将病毒样本送往武汉病毒学实验室进行测序。(12月31日)

 

李文亮和他的朋友在13日被斥责,因为他们在微博(中国相当于推特)上未经核实就发布了信息。同时,所有的病人都被隔离,与他们接触的人正在接受观察(但还没有出现症状)。

 

同时,武汉市卫生部门正在对新型肺炎进行预警。对符合症状的新病人进行隔离观察。

 

到1月10日,武汉病毒学实验室对该病毒进行了测序,确定了该病毒是一种新型病毒,并据此进行了处理。

 

基本上,第一例出现在12月31日,武汉市医院和政府都只掌握了大量肺炎患者的信息。他们立即做出反应,武汉病毒学实验室用了10天时间对病毒进行了测序(仅作比较,中国疾控中心用了12天时间对SARS进行了测序,从在美国第一次警告到测序,时间间隔超过一个月)。

 

吹哨意味着武汉市政府在1231日知道这是一种新的冠状病毒。当然,事实是,武汉医院在1231日才接收到第一批病人,病毒测序在110日完成。同时,他们隔离了所有的病人以确保都在等待检测结果。

 

编辑:我刚得到更多信息。看起来李实际上是个眼科医生,而不是呼吸科医生。这意味着谴责他的决定更有意义。他不仅发布未经核实的信息,而且也没有资格发布这些信息。

 

 

 
 

3

 
 
Max Waterman
 
 

生活在中国

lived in China

 

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认为他是吹哨人?

 

无论如何,如果非医疗机构在试图让他闭嘴之前听取他的意见,并与更多了解这种病毒的医生进行核实肯定会更好。我认为这是一个傲慢的治安案件,这在世界各地都很普遍(至少在英国和美国是如此),而不是与中共有任何具体关系。我无法想象他们会费心联系中央政府或其他什么。

 

当然,关于不散布谣言的规定是为了阻止公众恐慌,所以在我看来,这似乎很好。不过,傲慢的警察在任何地方都不“可接受”,所以我想他们已经受到了一些惩罚。

 

然而,这让我想知道,是否真的有一个过程,可以提高对疫情的怀疑,并使行动可以迅速采取而不惊慌的公众。我有点怀疑,但如果没有,那就要从中吸取教训。

 

 

 

Renhao Jing
 
 

生活在中国(1996年至今)

lives in China (1996-present)

 

据我所知,李文亮既是反病毒英雄,又是造谣者。

 

很容易承认他是个英雄,但在感情上很难承认他是造谣者。但英雄不是从不犯错的人。

 

必须承认,人与人之间的需要是矛盾的。

 

有些人希望有一个负责任的政府,有些人希望政府捍卫言论自由。

 

唯一能同时满足他们的是上帝,而不是中国官员。

 

政府在不确定的时候应该宣布紧急状态吗?如果没有足够的证据,将新病毒描述为重大安全事件是否合法?

 

在一个拥有14亿人口的国家,政府必须有权定义“足够”,而不是让眼科医生宣布SARS又回来了。

 

有一条经验法则:得到BBCCNN支持的中国XX人士最终会被普通中国人遗忘和唾弃。

 

 

 

 
 

4

 
 
Jesuan Wu
 
 

 

事实:

 

李博士本人是一位光荣的共产党员。

 

李博士在与同事的小组聊天中谈到了可能爆发的SARS,并告诉他们在核实事实之前不要传播信息,有人截图发到了网络。

 

警察找到李医生,警告他不要散布谣言。客观地说,警察是对的。李博士认为这种病毒是2003SARS的卷土重来,所以他传播了假谣言。

 

李医生从病人身上感染病毒后,自己也死于病毒。

 

所以我认为医院将他的死亡归类为在工作中牺牲的反应是足够的。我也不同意网上有人试图把他归为烈士,也不同意MSM利用他的死亡来推销反X宣传。

 

 

 

 
 

5

 
 
Anonymous
 
 

匿名

 

我是医生,但我不是中国人。我不会从吹哨的角度来描述这个。我的理解是李博士把这个发给了他的同学,警告他的朋友和家人。

 

你知道吗?这一点都不稀奇。我们有一个由同学组成的WhatsApp聊天组(我想在中国人们不使用WhatsApp),我们也会向该组发布各种公众还不知道的信息。有时候新闻网站的信息出错了,有时候新闻发布前要先警告我们的朋友和家人,有时候信息从来不对外发布。

 

李博士的遭遇是,帖子流传时他的同学没有隐瞒自己的身份。结果他惹上了麻烦,后来被当作英雄对待。对他来说不幸的是,那篇被病毒式传播的帖子是他说有SARS的帖子(而不是他随后的澄清帖子)。严格地说,说是SARS是在传播谣言!因为不是SARS…

 

 

我们的教训是:我们要保护泄露重要信息的同学!无论如何,WhatsApp是加密的,所以我想这更安全:D

 

我采取的是在大多数国家的大多数组织中,有一个既定的程序向公众发布信息。有些人有权这么做,而大多数普通人却没有。与此相反,这是一个纪律问题(我不是说李博士是,他只是告诉和他一样是医生的同学)。这并非中国独有。

 

如果不是他第一时间传出消息,中国政府可能无论如何都会宣布这一消息,与他的行动无关。从时间上看似乎是这样。李医生于12月30日发出信息,同一天武汉市卫生局向医院发出了通知。这是我从CNN新闻上读到的信息:这位中国医生试图挽救生命,但被压制住了。现在他感染冠状病毒,这看起来像是一个政府机构想要隐M信息吗?我会说不。当一个政府机构想要隐M一些事情时,医院也不知道这些信息!(至少在我这个更“民主”的世界里)。第二天武汉市卫生局就宣布了这一消息。

 

如果事件如CNN所描述的那样准确,我不会称之为吹哨。吹哨人就像是图斯克吉梅毒实验-连接维基百科。这是一项研究,开始观察梅毒对人做了什么。很久以前,当时无法治疗梅毒。后来青霉素出现了,梅毒现在可以治愈了!但这些患者没有接受治疗,研究仍在继续。后来,一位政府官员发现这是一个严重错误,并要求他的上级允许停止。他被忽视了,所以他去纽约时报做了正确的事。这就是吹哨。

 

如果政府一开始就有做正确事情的意图,但是一个人稍微提前泄露了信息。。这不是吹哨。

 

编辑:有评论说,李博士从未说过是SARS这是他的中文微博,他解释了情况(说的就是SARS

 

 

 

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编注:网文都是原文翻译,因此如果出现不符合社会主义价值观的言论皆不代表小编立场。请列位看官多多包涵。

 

 

感谢您访问樱落网,本网站专业提供高质量海外网文翻译,多方位展示不同文化风情。

您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访问本站:

添加公众号   樱落网     点击菜单栏直接访问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中国冠状病毒只有很小的感染率,为什么美国疾控中心预测病毒在美国会有如此大的破坏性?

    中国冠状病毒只有很小的感染率,为什么美国疾控中心预测病毒在美国会

    2020-03-02 00:21

  • 中国人为防止新冠病毒的扩散付出了多少努力 在华老外现身说法 If you live in China, what do

    中国人为防止新冠病毒的扩散付出了多少努力 在华老外现身说法 If you

    2020-02-29 23:39

  • 有人说新型冠状病毒中国需要道歉 各国网友教他做人 Is the coronavirus just a China problem

    有人说新型冠状病毒中国需要道歉 各国网友教他做人 Is the coronavir

    2020-02-29 13:02

  • 连副总统和卫生部副部长都感染了,伊朗是不是隐瞒了什么?

    连副总统和卫生部副部长都感染了,伊朗是不是隐瞒了什么?

    2020-02-29 23:08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