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

为什么杨安泽说亚洲人需要展示他们的“美国性”以避免被攻击?

字号+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2020-04-10 21:24 次阅读

为什么萝卜需要证明它是萝卜?

 

 

上周,杨安泽在华盛顿邮报发表了一篇文章,重点指出针对亚裔社区日益严重的种族主义。

 

这篇文章发表于4月1日,立刻遭遇亚裔对此的负面反弹,包括一些名人,刘思慕, 黄颐铭和史蒂夫.元。文章谈及杨是如何应对疫情的一些个人体验,但很多人则对杨提及的日裔在二战中参军来“表明自己是美国人”这个例子心生罅隙。

 

文中的这段文字招致大量批评:

 

我们亚裔要以前所未有的各种方式拥抱并展现我们的美国性。我们该站出来,帮助我们的邻居,捐赠物资,投票,穿戴红白蓝衣物(美国国旗色),做义工,资助救援机构,为尽快结束疫情而倾力而为。我们应该毫不犹豫地表明,我们是在国家危难之时能做贡献的美国人。

 

展现出我们是解决办法的一部分,我们不是病毒,我们可以是解药。

 

很多人把此话解读为杨是要告诉亚裔,为了不被攻击和歧视,应该表现出他们是如何地“美国”。

 

为了寻求更清晰的答案,我联系到这位前总统候选人 - 也是我的前老板 看看他能否厘清曲直,并谈谈把他置于显著地位的这场总统竞选。

 

 

 

问:是什么促使你写那篇文章?

 

杨:我们的国家此时正在受难。人民的生活支离破碎。对于亚裔,有更复杂的麻烦—— 有很多人错误地把病毒怪罪到亚裔头上,因而针对我们的种族主义在抬头。亚裔总是被指为“永远的外人”,即便我们是出生在此,从未有过其他的家园。这很伤人,因为“美国”本就是我们的归属地。我有不少朋友,家人现在都害怕露脸。我觉得我可以既能让大家注意到针对我们社区的憎恨情绪,也能让大家看到,亚裔也在前线为保障人们的健康安全而奋战。

 

 

问:好像很多人质疑你文中的用词 - American-ness"。你能解释一下为何如此措辞吗?

 

杨:我意识到那篇文章没有说到位。我并非建议我们作为亚裔要做更多来证明我们是美国人。我们就在此地,属于此地,也会继续是美国结构中的一部分。

 

对我而言,爱国意味着志愿活动,对邻里友善,帮助他人,和起表率作用。“穿戴红白蓝”(美国国旗色),其实是我们要开启的一个援助抗疫的倡议里的具体细节。现在回头再看,我真的不怨人们截取文章里几个措辞的字面意思,觉得“杨安泽以为反击种族主义的办法是穿上一面大旗子,凑上去证明自己是美国人”。我能理解他们。

 

但说到底,我的行动号召是让大家站出来,来领导,来服务。不是为了证明自己是美国人而这么做,而是因为国家此时正需要我们,而我们能贡献的良多。

 

 

问:对这篇文章招致的负面反弹,你是怎么看的?

 

杨:首先,我相信,我们都明白正在发生的事情,都有共通的想法。文章没有透彻地说明我们和其他人一样是“美国人”,种族主义必须被明确指出来,并极力反击。我自己经历过种族歧视,我们都曾经历过。

 

再者,作为年轻一代,我被日裔美国人在二战中遭受的压制和囚禁所震惊,也为日裔组成的美国第442军团所展示的英勇而慨叹,这是美国历史上极重要而不为人所知的故事之一。我提及这些,完全出于敬仰,人们错会了我的出发点,我自然感觉很糟糕。如果人们觉得他们的无私牺牲没有正面的结果,这同样糟糕。

 

在高中读到这些事迹对我是有积极影响的,并从此深刻于心。而当时日裔美国人所经历的囚禁,不公正待遇和种族主义作为国家的耻辱也不能被忘怀。

 

所有的事情都不止一面,都有很多角度可以审视。我们有责任把它们完整地了解并呈现出来。我没能更好,更完整地表达这个本就复杂的主题,这是我的错误。

 

在个人层面上,我深感痛苦,一些人很负面地看待此文,因为此文本意是要指出我们所遭受的种族主义,以及我们中很多人奋战在这次危机的前线。

 

其实在竞选途中,我每天都面对批评。到后来,我觉得好像刀枪不入了,要不就迈不开步伐了。而围绕这篇文章的批评,我试图完全吸收消化。一方面,我也真心感激这样的对话,甚至对其中一些内容颇有灵犀(有些内容相当有创意)。

 

另一方面,我也毫无预期地被一些刺伤震惊到了。我觉得这些来自于和我有类似成长经历(以一个瘦弱的亚裔孩子)的人们。如果你了解我的成长,那暗指我更“Pro-white"(倾向白人) —— 明显是荒谬的。我“Pro-people”。如果任何人要认真质疑这一点,我希望他们能给予我假定无辜的待遇。

 

 

问:有人解决不同意,而有人则说你的意思被曲解了。如果还有机会,你会另择措辞吗?

 

杨:回头再看,我会说清楚,那篇文章只是我们社区里,有强大声音支持的更大范围行动的一部分,是个团结和领导力的展示。

 

现在还不能说太多,但等这个行动开启之时,人们会更清楚我所指的去向。我只是很多体验和视角中的一个。希望这个行动能有我们期望的积极影响,敬请期待。

 

有人对我用了“羞耻”一词而觉得不舒服。也许用 “无力感”或“边缘化”这些词可能更好。我是意在认可这一事实 --- 其他人感受到的压力只会比我所感受到的更强烈。我碰到的多数人要么已经认得出我,要么熟悉我了。

 

至于其他的,我觉得还是要植根于我们都能赞同的根本理念。我们社区现在经历的种族主义是错的,可鄙的。这场危机在很多方面把我们国家搞得支离破碎。我们现在要互相帮助。这是对所有美国人的呼吁,而非仅仅亚裔,这一点,不幸的是,在那篇文章里没有表达清楚。

 

各种背景的美国人都要意识到这场疫情对我们社区造成的伤害,这是那篇给主流媒体 —— 《华盛顿邮报》的文章要传达的主题。

 

转自凤凰网

 

 

 

 

 

 

 

Jamin Chen
 
 

在美国生活

lives in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我读了杨安泽的评论文章,我不认为他是无耻的,虽然我也认为他可以改一些表达方式,以避免冒犯。

 

为了提供一些背景,关于亚洲人展现“美国气质”的引述见最后一段:

 

我们亚裔美国人需要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拥抱和展示我们的美国精神。我们需要加快步伐,帮助我们的邻居,捐赠装备,投票,穿红白蓝相间的衣服,去做志愿者,资助援助组织,尽我们所能加速结束这场危机。我们应该毫无疑问地表明,我们是美国人,在这个需要帮助的时候,我们将为我们的国家尽自己的一份力量。

 

杨安泽基本上是在说“冠状病毒正在引发针对亚裔美国人的种族主义,我们亚裔人应该表现出最好的一面来帮助我们的同胞。

 

用更简洁的话来说,用最好的行动来回应最坏的情况。这在反种族主义的言辞中是很常见的,而且实际上是所有人都可以接受的;种族主义或任何划清人群界限的东西都是愚蠢和反动的,尤其是在这样的时刻。我们可以用一点积极和团结来代替;我碰巧认为我们的集体主义最终会让我们变得更好,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能尝试。如果杨试图传达他的意图,采取高姿态反对低姿态的偏见,那么我不反对。

 

也就是说,杨的选词能力很差。展现我们的美国气质毫无疑问地表明我们是美国人”?“”穿红白蓝相间的衣服“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亚裔美国人不是“美国人”,也不是明显的“美国人”,与大多数其他美国公民(包括其他少数族裔和移民)不同,他们需要付出额外的努力来证明自己属于美国?

 

我相信杨安泽试图传达这样一个观点,即亚裔美国人就是美国人,并在爱国主义上将“美国性”等同于良好的人类行为,比如在公共卫生危机期间提供帮助。美国有这样一种倾向,把好事和“美国人”联系在一起,把坏事和“非美国人”联系在一起;但在每一类中有哪些是好的,哪些是坏的,也有不同意见。

 

所以,在下面的句子中,也许展现我们的美国性”意味着做一个有同情心的人。但杨安泽本可以这么说,而不是用“美国”这样的标签,因为“美国”有着排他性的使用历史,有时会带有各种政治含义。

 

杨安泽直言不讳地说不要对亚洲人有种族歧视”是行不通的,这只会加深批评者的印象,即他认为亚洲人不够“美国化”。

 

现在我们也得想办法对付种族歧视。我是个企业家。一般来说,消极的回应是行不通的。我显然认为种族主义不是一件好事,但是只说“不要对亚洲人有种族歧视”是行不通的。

 

好吧,但这行吗?我们不该说吗?再说一遍,杨在这里想说什么?

 

总而言之,我认为杨安泽是在一个高层次的地方说这些的,我想他真的很关心我们。但他也来自一个享有特权的地方,这一点在评论里也有所体现。我了解他,正如我了解批评他的人指责他脱离现实。

 

 

 

 

 

 

 

Ryan Jiang
 
 

美籍华裔日裔

Chinese Japanese American

 

这是一个让杨安泽保持基本盘的政治举措。

 

在杨退学之前,我是杨刚(杨安泽支持者)的一员,在数学帽以及其他很多事情上,特别是在网上,和其他杨的支持者在一起花了很多时间。但自从杨安泽决定说谢恩·吉利斯(在镜头前发表反亚裔言论)应该继续他的工作以来,我一直对杨安泽在种族主义问题上的立场持怀疑态度,特别是其对亚裔美国人的立场。我是少数族裔。

 

尽管他是美国政坛上最杰出的亚裔美国人(一个民主党的领导团体),但他的支持基础包括许多右翼分子。这些人包括自由主义者、前特朗普支持者以及其他经常避免投票给民主党人的人。

 

杨有什么不同?好吧,如果你和很多比较保守的杨刚成员交谈,他们会说两件事:他对杨刚是真诚的,看起来他很在乎,他不参与身份政治。前者无关紧要:每一位政治家对其支持者都是真诚的。但第二,对所谓身份政治的仇恨,解释了杨安泽的立场。

 

那些人不喜欢看到政客们谈论偏见,倡导解决性别工资差距?因为这是身份政治。也不喜欢说应该尊重跨种族的人的代表?因为这是身份政治。还不喜欢严厉地谴责某个种族主义喜剧演员并呼吁解雇他?因为这也是身份政治。

 

如果我们看看杨安泽对前特朗普支持者的立场,杨安泽没有谴责他们投票选举一位被民主党认为是种族主义、性别歧视、反LGBT以及其他种种不良品质的总统,而是说他们投票给特朗普是因为美国把他们抛在了后面,他们的投票并没有让他们成为偏执的人。他的基本盘喜欢这样,因为它避免了他们认为的“身份政治”

 

杨安泽的基本盘中有相当一部分人可能把Covid-19称为中国流感或功夫流感,看到杨安泽指责他们就是背叛。让他们不安的不是谴责种族主义,而是让他们停止种族主义。

 

只要杨安泽把制止种族主义的重任推到亚裔美国人的肩上,种族主义者(包括杨刚中的人)就可以说,他们支持谴责种族主义的候选人,转身攻击亚裔家庭,因为他们不认为自己是种族主义者。他们在做种族主义的事情时对自己说“感谢上帝,我不是种族主义者”,因为他们不认为种族主义是他们能做的事情。如果杨安泽告诉种族主义者停止歧视亚洲人,那么种族主义者就会把他当作种族主义者,而杨安泽将失去支持。

 

杨安泽告诉他们不要种族主义,也会让他们意识到,杨安泽的立场与其他民主党人没有什么不同:杨安泽依然在扮演身份政治,把他们的种族主义行为归咎于他们,就像佩洛西和AOC一样。他们喜欢杨的全部原因是因为他与众不同,不玩身份政治,但如果他突然决定告诉种族主义者种族主义是他们的错,并要求停止种族主义,杨就不再与任何其他民主党人有什么不同。

 

但只要杨安泽不告诉他的种族主义支持者他们是种族主义者,而是说应由亚裔美国人站出来“证明他们的美国性”,属于杨安泽的种族主义者就可以继续是种族主义者,杨安泽可以继续得到他们的支持。

 

 

 

 

 

 

 

 

 

 

William Malzone
 
 

首席运营官(2016年至今)

Chief Operating Officer (2016-present)

 

我不同意他的意见。我不认为亚裔美国人比其他任何群体更需要证明他们的爱国主义。如果你想要证据,我会给你下面两个人中的一个:

 

 

美国参议员井上彦(右)在二战期间担任第二中尉,他在意大利服役,他被爱国主义者质疑是日本血统。随后,井上中尉向敌军阵地挺进,他在被狙击手射中后拒绝撤离,直到一切抵抗平息,33名死伤敌军士兵躺在他脚下。他的伤太重了,他不得不截肢,差点流血而死。尽管如此,由于姓氏的种族关系,他最初还是被跳过了荣誉勋章。

 

早在1959年,他就成为夏威夷第一位在美国国会任职的民选官员。在民权运动期间,井上支持平等和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民权法案,试图结束美国长达200年的耻辱污点。他通过讲述自己的故事做到了这一点:当他躺在意大利一家野战医院里奄奄一息时,唯一能献血的单位是一个被派来做支援任务的“有色军团”。井上一再称这是“史上最好的血”,并指出这些人可以为捍卫他们不能平等获得的自由而服役、战斗和死亡是不人道的。

 

乔治·塔罗·高藤(左)。尽管他的家人不得不搬家以避免被拘留,他还是自愿参加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在法国毕福丹镇附近,在班长班迪特死后,他向一个纳粹排发起了进攻,该排正准备从侧面包围他们。暴露在敌人的火力下,列兵高藤亲自杀死了12人,并俘获了另外4人,尽管弹药已经用完,但他用上了俘获的敌人的武器。他在另一场战斗中受伤后出院,随后返回加利福尼亚。他作为一名邮递员在那里投递邮件近40年,人们普遍认为他是一名相当不错的邮递员——直到他被授予荣誉勋章,他接触过的大多数人甚至都不知道他曾在那里服务过。

 

怎么有人可以质疑亚裔美国人的爱国主义?

 

 

 

 

 

 

Robin Daverman
 
 

环球旅行者

World traveler

 

为什么杨安泽说亚洲人需要展示他们的美国性以避免种族歧视?

 

哥们儿,这一点总是很明显,他内心深处并没有真正感觉到自己是“美国人”,他觉得其他亚裔美国人也不是美国人,这是个问题。

 

一个波士顿白人对泰国菜很感兴趣,这从来不会让人质疑这是否会使他成为“非美国人”;新奥尔良土著会因为你没有意识到他的法国克里奥尔语有多好而鄙视你,他也从不担心自己不是美国人。他们不是美国人的观念从来没有出现在他们的脑海里。你不认为你是美国人吗?为什么你一定有这个问题,而他们没有!

 

我的意思是,土生土长的美国人都是这样,我是犹太人,我有荷兰血统,我有印第安人血统,我伟大的曾祖父是爱尔兰人……我和其他美国人不同,我是独一无二的。而这个人却说,我需要怎么能表现得更“美国化”,以证明我是美国人。

 

为什么萝卜需要证明它是萝卜?很简单。

 

而他提出的解决方案更多的是签证/绿卡申请人”的方式,而不是美国人的方式。你看,即使是最孤独的美国人也不会想到社会的排斥与他是否是美国人有关。他会说,这是因为他是孤独的英雄,其他人都是混蛋。杨先生不看美国动画片吗?比如那些超级英雄之类的?然后他应该知道,美国人解决歧视的方法是把那个得罪人的家伙扔到地上,然后把他打成肉酱,哈哈!

 

作为一个政治家,美国的做法是大声叫嚷歧视,指责你的政治“敌人”,对华尔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并要求你自己、你的选民、你的国家享有更多的特权。你必须把培根带回自己的队伍,否则我们需要你做些什么。

 

亚裔美国人侥幸逃脱。他们不必为杨安泽先生自己的怪异精神病买单。好悲伤!奥巴马说过非裔美国人需要展示他们的“美国性”吗?布隆伯格先生说“犹太人需要展示他们对美国的爱国主义”吗?美国政客应该把培根带回家,而不是把自己的培根卖给别人来证明你是“美国人”!

 

杨先生提出的是要做终极的“非美国人”的事情。

 

 

 

 

 

 

 

 

 

Helen Shi
 
 

在美国生活

lives in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我认为这句话我为自己是亚洲人而感到自卑,甚至有点愧疚。”从他的评论文章中可以看出他内心的想法。在潜意识中,他对自己的“美国性”表现出了不安全感,而他的评论文章最初的目标或许是,通过帮助国家在危机中走上正轨,来增加自己未来的政治资本。也许他认为这会给人一种领导意识,一种道德高地,或者在逆境中呼唤更高的理想的感觉。

 

哦,天哪,这件事的后果是多么惊人。

 

对任何一个在生活中遭受歧视或欺凌的人来说,他的话就像一记耳光。试图忽视种族主义者或恶霸并不会让他们消失。他们只会更严厉地报复你。杨安泽试图说服亚裔美国人走的这条“大道”将被种族主义者视为软弱,而不是更有“美国性”

 

真正的美国性是把种族主义者和欺负者叫来,维护你的权利,为你的权利而战,这是美国自革命以来的真正本质。如果没有“从任何人那里夺走”的精神,美国从英国的独立可能永远不会实现。

 

在浏览了杨安泽的维基百科页面后,我认为他是一个聪明的人,他毕业于布朗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但他也是一个没有真正适应童年经历的人。

 

杨在纽约的韦斯特切斯特县长大,先是在萨默斯,然后在卡托纳。他年轻时曾玩过魔域飞龙、钢琴和网球。杨是家乡为数不多的几个东亚裔孩子之一,他后来描述在上公立学校时被同学欺负,部分原因是他是班上逃学后年龄较小的孩子之一。

 

是的,即使在今天,欺凌仍然是学校的一个问题,但我怀疑70年代或80年代人们是否意识到如何停止被欺凌或面对被欺凌。众所周知,欺凌对受害者有长期的影响,其中之一就是让他们感到不安。

 

我不想深入了解他的心理,因为那是他的私生活。但基于已经公开的情况,他对欺凌行为或80年代以来关于防止欺凌的大量研究毫无了解,真是遗憾。他有两个儿子,哥哥是心理学教授。

 

此外,我怀疑他是否真的考虑过他给普通亚裔发出的美国人的信息。他是在一个特殊的背景下长大的。是的,他在公立学校受到欺负,但之后他上了精英寄宿学校,然后上了两所常春藤盟校。现在他是个百万富翁,住在一个不错的社区。

 

他不会像这个女人那样仅因为戴了口罩就面对公开的诽谤或身体伤害:曼哈顿遭袭击的亚洲妇女-仇恨犯罪

 

他也不会面对这个人遭受的攻击。纽约的冠状病毒:青少年因在可能的仇恨犯罪中袭击亚洲男子而被通缉

 

这样的报道,在一周内报道了近700起针对亚裔美国人的种族主义攻击事件,从被唾骂和尖叫到全面的人身攻击,现在看看我们的新闻稿,杨安泽的评论文章在危机时刻构思欠妥。

 

最后,我只想发表一篇关于杨安泽的评论,我希望他已经读过了。

 

 

 

 

 

 

 

Peter Elliott
 
 

我在丹东一家咖啡馆里,手里拿着一支破烂的朝鲜香烟

Me in a Dandong cafe with a crap North Korean cigarette

 

杰敏、约瑟夫和大卫说得很对,但他们的前提是一个有礼貌的社会——美国人会停下来倾听亚裔美国人要说的话,或者看看他们做了什么。

 

一般的种族主义者只会看到内眦皱褶并对它们进行攻击,外科口罩或全脸口罩是唯一有帮助的东西。如果亚洲人真的胖了,穿上上帝爱美国的t恤衫,在公共场合喝啤酒,这可能管用(而且非常美国化),但这只是因为种族主义者会有点害怕他们。

 

这是一个很明显的例子,说明教育让你在理解某件事情时变得毫无用处。种族主义者绝大多数只会使用他们的眼睛。如果他们真的听了,这些词会神奇地转变成一种状态,从而证实了他们的叙述。

 

我相信杨用这个策略克服了体制上的种族歧视,但即便如此,他还是试着告诉一个试图克服性别歧视的女人穿得像个男人。但你很可能会得到一记重击,或者一场官司。

 

 

 

 

 

 

 

Susanna Illsley
 
 

在美国生活(1992年至今)

lives in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1992-present)

 

我认为杨安泽在这里被曲解和误用了。

 

现在是2020年,不是1920年。我们是美国人,不是“英国臣民”。

 

我的祖母是英裔亚洲人,尽管同情遭受社会经济困境和种族主义的亚洲人,但她并没有试图“收回”她的亚洲遗产。为什么?因为她没有被亚洲人接受,她是帝国的女儿——一个欧亚大陆人,一个介于两个世界之间的人。种族的模棱两可使她感到双方都排斥她。她提出的问题模糊了欧洲人和土著人之间的区别,破坏了西方殖民社会秩序和保守的亚洲父权制的基础。

 

殖民地没有文化共识。当你被视为威胁、种族界限的侵犯者、双方的叛徒时,这只是一厢情愿的想法。

 

“世界上每一个国家都有喝醉酒的士兵和那种性情随和的女人在身材臃肿的英雄身边游荡……”但这是极不诚实的,是一种真正的诽谤。她的父亲是一个卑微的上班族,没有哪一个地方像“典型的殖民者”那样富裕。作为一个英国侨民,他对每个人,包括英国人、中国人和印度人都一样尊重。她的母亲是一个非常好的女人,一个中国人,一个非常忠诚的母亲,从来没有放弃对孩子和自己的信心和希望。

 

她很幸运,因为她是由慈爱的父母抚养长大的。他们强调分享、道德操守、讲真话和宽容,以及缺乏公开的政治价值观,有助于适当地使她适应不同文化,摆脱文化对抗的恶意影响。她嫁给了一个很好的男人,面向未来,敢于冒险,在第一次踏上美国土地时不受文化冲击。

 

我不想她的悲剧重演,这是重点。指责一个人“不够美国化”听起来同样令人心碎,因为当你没有一张默认的脸时,人们不喜欢他“公开美国化”,它是双刃的。一定要记住我们宪法中的反殖民精神,几个世纪以来的平等斗争,以及对个人价值观和愿景的真诚理解(尽管存在严重分歧),而不是先入为主。

 

 


 

- End -

 

 

 

感谢您访问樱落网,本网站专业提供高质量海外网文翻译,多方位展示不同文化风情。


您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访问本站:

添加公众号   樱落网     点击菜单栏直接访问


 



 
.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中美俄三国演义 谁将从冠状病毒疫情中脱颖而出成为世界经济领袖?

    中美俄三国演义 谁将从冠状病毒疫情中脱颖而出成为世界经济领袖?

    2020-04-11 00:27

  • 中国PCT专利申请量跃居世界第一,印度人问2025年印度技术能否追平美国?

    中国PCT专利申请量跃居世界第一,印度人问2025年印度技术能否追平美

    2020-04-10 11:17

  • 网友:如果中国拒绝为新冠病毒支付赔偿,我们就赖掉他持有的美国国债

    网友:如果中国拒绝为新冠病毒支付赔偿,我们就赖掉他持有的美国国债

    2020-04-09 23:52

  • 联合国安理会需要改革吗?罗宾:我不会改变任何事情

    联合国安理会需要改革吗?罗宾:我不会改变任何事情

    2020-04-09 21:01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