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朝鲜,中国游客是否比西方游客有更多的特权?对中国游客的要求会不会更宽松?

译者
随风起舞
字号:  A-AA+ 2021-03-06 01:52:31
网文都是原文翻译(一般不做挑选),因此如果出现一些不符合社会主义价值观的言论皆不代表本网立场,请列位看官多多包涵。


 
在朝鲜,中国游客是否比西方游客有更多的特权?对中国游客的要求会不会更宽松?
 
本文译自Quora,原标题:Are Chinese tourists allowed to be more "loose" with their behaviour in North Korea than Western tourists?

 
 

01



John Matthews


Spent a week in North Korea, it felt like five years,MA/MS from Boston CollegeGraduated 2009
在朝鲜呆了一周,感觉像是呆了五年,2009年毕业于波士顿大学,硕士
 
2011年,我和一个来自中国的朋友去了朝鲜,同行的还有一个来自西班牙的朋友。我是美国公民,在我们离开中国之前,我们遇到了一家旅游公司的老板,我们通过这家公司预订了我们在朝鲜的行程,并查看了“应该做的”和“不应该做的”的事项清单。他亲自警告我,朝鲜官员有时会单独挑出来自美国、韩国和日本的游客来检查。他说,这只是一些小事,比如在安全检查站当其他人通过或只接受有限的检查时单独把你所有的东西都翻了一遍。这是朝鲜,所以很明显我要接受它,并冷静面对他们可能给我造成的任何小麻烦。正如Otto Warmbier的案例所展示的那样,你不会想要在朝鲜冒险,因为那样的话你将把自己置于他们可以剥削/伤害你的境地。如果他是中国公民的话,我想他会受到截然不同的待遇。
 
译注:Otto Warmbier,22岁的美国男大学生,2016年跟团到朝鲜游玩,因为被控偷走饭店里的政治宣传标语,被判劳改,关押17个月之后回美国,但是抵达后6天就死亡。美国联邦法院在24日判决,朝鲜政权因虐待导致Warmbier死亡,要赔偿其家人5.01亿美元。
 
在我们抵达后,我看到了旅行团的老板对我们所交待的内容,然后看到了有中国公民在场的情况下发生的变化。到达平壤机场后,我收拾好行李,开始向海关区走去。当我走到离它大约15英尺的地方,我停下来,把包放在地板上,等待我的朋友们追上我。就在我的中国朋友离我身后大约五英尺的时候,一个穿着军装的家伙发现我拿着深蓝色的美国护照,他冲着我的脸大喊:“你!!!美国人!把你的包放在桌子上,打开,把所有东西都拿出来!”。我开始伸手去拿我的包,还没来得及抓住把手,他就更大声地尖叫起来,“我说——把你的包放在桌子上!!!!”。
 
这时,我的中国朋友手里拿着红色的护照,他抓住我的包的背面,开始帮我把它提了起来,尽管我不需要帮助。但随着他的动作,朝鲜海关官员突然放松肩膀问道:“你们两个是一起旅行吗”?我们点头说是。然后他很平静地说:“哦”。我把包拿到海关的桌子上,拉开了拉链,当我开始把第一件东西拿出来放在桌子上时,他说:“不用,没关系”。然后他站在我的包旁边,简单地看了一眼里面的东西,没有拿起任何东西,之后他说:“好了,谢谢”。
 
 
我们一到酒店,我就发现在机场有人检查了我的行李,然后才把行李放在了行李传送带上,同时还偷了一些我给导游买的巧克力和香烟(建议你提前给他们带巧克力和香烟),还有我给自己带的剃须膏。不管我是哪国公民,这都有可能发生。不过,我不确定,因为我的两个朋友都没有东西被偷,而且包上有我的名字,所以他们可以把它和我的籍贯匹配起来。
 
我们三个一起旅行的人被指派了两名导游和一名司机,他们都姓金。我们确实和许多其他西方游客住在同一家酒店,在我们参观过的同一个地点,我们都会看到同样的人和导游。我们注意到中国游客(除了我的朋友)只在阿里郎表演的那天来,然后第二天早上就离开了,而我们其余的人都在进行为期一周的旅游。
 
 
我们的两位导游允许我们给人们拍照,但其他导游告诉其他游客不要拍照,甚至会删除他们拍摄的照片。例如,当我们在平壤革命烈士公墓游览时,有大批士兵正前来郊游。当我和我的一个朋友拍下他们的照片时,我们的一个导游看到了,但他转过头去抽了一支烟。另一个漫不经心地问:“嘿,你在干什么”?我们说要拍照,他也很随便地说:“你不能拍士兵”。我们说,“哦”,然后又拍了几张照片,他在远处盯着看,但他什么也没说,似乎也不在乎。
 
我们在墓地看到了一群群来自西方的游客,当一个来自荷兰的人在另一个团体中做了同样的事情时,他的导游冲着他大喊大叫,说他在向他跑过来的时候拍了军队的照片,然后让他从相机上删除了在她面前拍的照片。我们认为反应的不同是因为我们的团队中有一个中国公民,但我们也认为这可能是因为我们的导游比其他导游更宽松。
 
当我们在看阿里郎表演的时候,我注意到一些西方游客被告知他们只能拍照,不能录像。与此同时,一些中国游客明显举着大型摄像机。我们的一位导游还告诉我,我不能录像,但在短暂的停止之后,我又开始录音,他没有对我多说什么。
 
 
回到美国后,我在YouTube上观看了其他去过朝鲜的人发布的一些视频(几乎每个人都会进行同样的旅行),并惊讶地看到带领过我们的同一个导游在一些视频中对人们更严格地要求他们不能拍摄。似乎在我们的团队里有一个中国朋友对我们有很大的影响。
 
我们交谈过的大多数朝鲜人(博物馆和纪念馆的导游)都不会因为我是美国人而对我有所不同,尽管你会看到朝鲜战争博物馆的导游在我说我来自美国时对我充满敌意的表情!!!不过,这似乎并没有让她太生气。后来,她让我们坐下来看了一部关于战争的短片(太离谱的谎言),几分钟后,我转身问她一个问题,但看到她已经睡着了。
 
从我的经验来看,美国人(我想还有日本人和韩国人,虽然我在那里没有见过)似乎比其他西方游客受到的待遇要严厉一些,而中国人受到的待遇最好。我说的“最好”,意思是“他们可以拍更多的照片和视频”。
 
下面是我在革命烈士陵园拍的一张照片,右边的伞是我的西班牙朋友的,他自己也在拍照。

 

Volker Hetzer 

坦率地说,去那里你就是在支持他们的政权。
 
正常情况下,我完全赞成不同文化之间的接触和相互了解,但朝鲜是个特例。
 
在那里,你不会以任何有意义的方式与正常人交流,所以你的任何努力甚至任何好的行为都是白费的,你所做的就是在给他们提供急需的可交易货币。
 

John Matthews(答主)

是的,我走之前就明白了。但我想看到朝鲜怪事的兴趣太强烈了,所以我确实去了,但我发誓要通过采取额外行动来补偿我此行所花的钱。我已经向脱北者和像Flash Drives For Freedom这样的组织提供了支持。我告诉人们不要去朝鲜,除非他们能处理“去旅游就会支持金家”的问题,也让他们考虑为朝鲜人民做点什么。
 
此外,我生活和工作在一个非常自由的地方,那里有相当一部分极左分子不想相信任何关于朝鲜的负面消息,因为他们认为朝鲜是某种形式上的盟友,因为它因扎根于GC主义/社会主义而“站在左翼一边”。我喜欢面对这些人说“哦,真的吗?好吧,我去过那里,所以我想我想和你谈谈”。我有一个同事,她总是用“我们的政府说他们不好,他们的政府说我们不好,真相在两者之间,我们都一样”这样的台词为朝鲜辩护”!但当我给她看我拍的照片时,她开始非常激动,说:“我不想看到这个!它毁了我的世界观!”。哈哈哈哈!她再也没有捍卫过朝鲜,至少在我听得见的时候。让她闭嘴也是一种胜利。
 

Nathaniel Gousset 

嗯,你收到过警告要小心行事,你被你的向导阻止了,他让你不要给士兵拍照,但你一直在给他们拍照,还不把照片删掉……我想你很幸运,不然可能会有很多麻烦。
 

John Matthews(答主)

当我们的向导告诉我们不应该给军队拍照时,他说得很随便,我们感到很安全。而且,从我们眼前的那些从荷兰来的人的例子来看,更糟糕的情况似乎是我们不得不删除一些照片。
 
我还要提到的是,告诉我们不要拍照的那位导游一直在问我关于韩国和美国的事,而另一位导游却假装听不见。
 

Eric C Ruybal 

如果我要去的话,我可能不得不默认使用我的意大利护照,我有双重国籍(美国和意大利),因为我在美国出生。我认为美国人习惯于被看作钱包,而不是潜在的威胁。谢天谢地,我认为你遇到的这种待遇很少见。
 

John Matthews(答主)

乍一看是这样的,但去过朝鲜之后,我想说的是,美国游客最终还是被视为钱包,而不是对大多数与你交往的人的威胁。
 
当朝鲜允许游客入境时,他们会向他们收钱,他们还会对自己的人民说:“看!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来到这里欣赏我们伟大领袖金日成所建立的国家!”。这是我能去那里的两个主要原因。如果我们被视为真正的威胁,我们就去不了了。
 
然而,在朝鲜,憎恨美国人是可以的,因为有人会告诉你,美国人造成了朝鲜几乎所有的冲突,因此,朝鲜的苦难不可能是政府的错。因此,有些人觉得他们可以欺负你一下,即使他们并不真的认为你是一个威胁。当我在20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的美国长大时,我看到那些大体上比较宽容的人到处欺负同性恋者,因为他们当时可以欺负同性恋者(特别是在艾滋病蔓延之后),他们会用嘲讽的俚语来称呼同性恋者。但时过境迁,现在这种行为发生的频率已经大大降低,因为现在的社会现状不再接受这种咄咄逼人的同性恋恐惧症。我很惊讶地看到和我一起上高中和大学的人以前把所有人都叫做“同性恋”,现在却在他们的社交媒体上张贴彩虹旗。我知道人们是可以改变的,但我也看到,这些人中的许多人都在不断地自称“新纳粹”,他们仍然是和从前一样具有侵略性的人,只是可公开抨击的目标已经发生了转变。
 
朝鲜人从小就被告知,美国人是贪婪的没有人性的狗(sub-human dogs)。在朝鲜的儿童卡通片中,美国人被描绘成狼。而且,在朝鲜,他们从不说“美国人”,而是直截了当地说“美国杂种”。
 
我觉得我们沿途遇到的大多数导游都遇到了足够多的美国人,基本上都不在乎他们,我们两位全程私人导游肯定是这样想的。我觉得对我大喊大叫的海关官员并没有把我看作是威胁,而是把我看成是一个可以让他统治的人。当战争博物馆的导游发现我是美国人时,她很反感,但她更年轻,我想她更多地把我看作是一个亚人类物种的成员,而不是对她的任何威胁。
 

Stephen Riddle 

我一生中去过一些阴暗的地方,但有两件事我不会做:把我的手伸进地鼠洞去找响尾蛇或者去朝鲜。很高兴你成功了。


 
 
02

 

Max Yang


Born and raised in Shanghai
在上海出生和长大
 
我有一个来自中国的朋友和其他中国游客一起去朝鲜旅游,他因违反必须与该团队保持联系的规定而被逮捕并受到审问。当时他借了(也许是雇了)一辆自行车去冒险并沿途拍照。一些当地的朝鲜人显然发现并举报了他。我想在朝鲜发现一个外国人是很容易的,一般公众都知道外国人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什么。所以他被带进一间“小黑屋”接受审讯。
 
如果故事停在这里,这个问题的答案似乎是一个大大的,明确的“不会”,但它没有停在这里。
 
因为他没有恶意,他只是出于好奇和冒险的天性才这么做。我的朋友对朝鲜和朝鲜人民给予了所有的合作和赞扬,朝鲜人一开始并不相信他,我怀疑他可能做得有点过头了,这让他看起来更加可疑。不同的官员,可能是不同级别的人进来审问他,他被关了好几个小时。这时,他突然想到一个主意:他向朝鲜官员承认自己是中供党员,因为信仰,他与朝鲜及其人民站在一起,这就是为什么他的情况不同。审问者的态度很快发生了戏剧性的转变。在事实被证实之后(大概),他被释放了,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当然,他拍的照片也被删除了,但他能够重新加入旅行团完成他的旅行。

 


03



David Harold


JR, former CEO Metropolitan Agency FTR of Detroit (1995-2007)
前底特律大都会机构FTR首席执行官(1995-2007)
 
因为中国游客没有像“丑陋的美国人”那样傲慢的历史;所以,为什么不对他们更“宽松”一些呢?


David Harold 

我访问过7个欧洲国家和5个亚洲国家。
 

Robin Matthews 

听起来你好像没怎么旅行过。





END






您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访问樱落网:

1. 添加公众号“樱落网”,点击地址栏

2. 樱落网APP(推荐,只有5M,不占空间,速度极快)

安装地址(注意网址是白色的不太容易看清)点击这里


【推荐】樱落网APP  小巧方便,速度更快 建议体验一下

也可以扫码安装


网文都是原文翻译,所有言论皆不代表本站立场,敬请谅解 | 本文文字/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 点击页眉也可刷新 | 联系方式:QQ-1399710240




关键字:朝鲜旅游,中国人去朝鲜旅游 专题:朝鲜半岛责任编辑:管理员
来源:https://www.quora.com/Are-Chinese-tourists-allowed-to-be-more-loose-with-their-behaviour-in-North-Ko
}

Copyright©樱落花影科技 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鄂ICP备19026362号-1

不良内容举报: 139971024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