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判处加拿大籍毒贩死刑,加拿大人有何感受?

译者
随风起舞
字号:  A-AA+ 2021-08-11 17:02:45
网文都是原文翻译,所有言论皆不代表本站立场,敬请谅解 | 本文文字/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 点击页眉也可刷新 


 
中国判处加拿大籍毒贩死刑,加拿大人有何感受?
 
本文译自Quora,原标题:How do Canadians feel about China sentencing their fellow countryman Mr. Schellenberg to death?


 
据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官方微博消息,2021年8月10日,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加拿大籍被告人罗伯特·劳埃德·谢伦伯格走私毒品上诉一案,依法进行二审公开宣判,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被告人罗伯特·劳埃德·谢伦伯格参与有组织的国际贩毒活动,伙同他人走私甲基苯丙胺222.035千克,其行为已构成走私毒品罪。根据被告人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法以走私毒品罪判处被告人罗伯特·劳埃德·谢伦伯格死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宣判后,原审被告人罗伯特·劳埃德·谢伦伯格不服,提出上诉。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此案,认为一审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遂作出上述裁定。
 
二审审理期间,法院依法保障了上诉人谢伦伯格的辩护、使用本国语言参与诉讼等各项权利,听取了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并为其聘请了2名翻译。加拿大驻华大使馆官员、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社会群众等旁听了宣判。
 


01



Brian Trueman


former Retired Tradesman and Power Engineer,Lives in Ladysmith, BC
已退休的推销员和电力工程师,生活在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Ladysmith
 
我个人不信仰死刑。据说Schellenberg先生有毒品走私和毒品生产的前科,他前往中国的目的是生产毒品并从中获利,我觉得15年的刑期很合适。我认为,利用这一点作为对抗加拿大逮捕华为高管的筹码是中国未能理解西方法律规则的一个例子。因此,他们仍然落后于西方,他们不能要求平等。
 

Steve Roberts 

我不认为中国扭曲了法律或为自己了的目的在使用法律。
 
有多少美国富人因2008年金融危机而入狱?只有一个,不是吗?


 
 
02



Robert Gauthier


Most of my life spent in chemistry,Lives in Montréal Canada
我一生中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化学上,生活在加拿大的蒙特利尔
 
我对加拿大任何面临司法审判的罪犯都会有同样的感受。虽然我们在这里不实行死刑,但我强烈怀疑Schellenberg不知道他所从事的活动在中国是犯罪,或者不知道被抓获的后果。
 
因此,不能仅仅因为他是我的加拿大同胞就要求我同情他。
 

Gregg Goodfellow 

即使他触犯了法律,他也有受到适当的惩罚的权利。他最初被判处15年有期徒刑,这可能至少是他在加拿大可能被判的刑期的两倍。他是在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的后一天匆忙被审判并被判处死刑的,而在这场所谓的审判中,加拿大驻华使馆的官员不被允许出席。这在任何形式上都称不上正义,而是敲诈勒索。最近,就在孟晚舟的引渡案即将做出裁决之际,中国对他的死刑判决维持了原判,这凸显了两者之间的联系:放了孟晚舟,否则我们就杀了这个人。
 

Robert Gauthier 

搞得像我在乎一样。说真的,那个混蛋是个毒贩,他不是经济罪犯(white collar criminal)。他没有“犯错误”,而是在这一行业中开创了自己的事业。是的,中国人认为他们可以利用他来作为筹码,但我会告诉他们他不值得。


 
 
03



Leonard Haid


I taught English in China for a year. Loved it,Lives in Toronto, ON
我在中国教了一年英语,我很喜欢,生活在多伦多
 
我对他没有特别的忠诚、支持、亲近或同情,不管他是不是加拿大人。如果他是一个来自世界任何地方的正派人,不管他是不是加拿大人,如果他受到了压迫政权不必要和过度的惩罚,那么我会认为这太糟糕了。
 
但这家伙有着令人不快的历史,在中国试图以外国人的身份来逃脱毒品犯罪是愚蠢的。在许多亚洲国家,他们对毒品犯罪的死刑判决并不罕见,因此,尽管他的死刑判决似乎是出于政治动机,但我仍然觉得这对Schellenberg来说是一个应得的结果。


 
 
04



Shihpin Lin


Translator, English <> Japanese,Lived in Tokyo0–2020
翻译,英日互译,生活在东京
 
有人说,既然Schellenberg最初被判处15年徒刑,那么为什么中国的法院要将其升级为死刑?
 
答案是因为Schellenberg上诉了。中国的法院历来对外国人很宽大,并经常给予较轻的判决,但中国公民中有人呼吁结束对其公民的这种歧视性政策。因此,最终他因自己的罪行被判死刑,这与当地公民犯下同样的罪行得到的惩罚是一致的。
 
毫无疑问,有些人会声称判决的性质是政治性的,但如果他真的因为同样的罪行而比中国公民轻判,那才是政治性的。


 
 
05



Doug Vance


Born & Raised N.Y., Studied OH, N.Y. U.S.A. & B.C., Canada
在纽约出生和成长,曾在俄亥俄州,纽约及加拿大卑诗省求学
 
从我对这个案件所知甚少的情况来看,他似乎犯了罪,他应该受到惩罚。但我不同意对任何人判处死刑,所以,我也不同意对他这么做。
 
但中国是一个拥有自己法律的主权国家,它将根据自己的意愿来实施这些法律。然而,我并不认为中国的司法系统是公平和透明的,因为在许多情况下,正义似乎没有得到伸张。
 
如果中国能更努力地阻止导致数千加拿大人死亡的芬太尼从中国非法出口到加拿大,我会对他们对这名男子的定罪感到更满意。


 
 
06



Simon Cardoso


studied at Capilano University,Lives in Vancouver, BC
曾就读于Capilano大学,生活在温哥华
 
我觉得白人特权与Schellenberg最初的15年刑期有很大关系。任何非白人外国人,尤其是中国公民,(在这样的罪行下)都会被判死刑。
 
所以对我来说,他一开始享受着白人特权,得到了这样一个很轻的判决。
 
现在我们知道,加拿大根据与美国签订的引渡条约,为其对华为首席财务官的拘留进行了辩护,他们认为这是完全合法的。
 
所以中国现在决定,它也将在有关在华加拿大人的案件上遵守法律,这意味着Schellenberg先生在上诉中获得的特权判决被提升为死刑。
 
作为一个加拿大人,我认为中国正在做加拿大正在做的事情。这一切都只是“依律行事”(played by the books),我们加拿大人不能说我们的法律“书”比中国的法律“书”更合法或更道德。
 

Xue Lindeng 

这并不是因为中国的法律对外国人更宽松。在原审中,法院认定他是贩毒活动的从犯,而不是头目,并因此判处他15年监禁。
 
戏剧性的是,他对判决提出了上诉,在后续调查中,警方发现了重要的新证据,证明他是组织大规模贩毒的全国贩毒团伙的头目。根据新证据,法院二审判处他死刑。整个事件与他的国籍没有什么关系,中国法律也没有对任何人在毒品问题上给予特殊待遇。
 

Karl Martin 

但事实并非如此,在中国,任何涉及毒品的案件都会受到非常严肃的对待,而且往往是致命的。仅仅由于涉及到的毒品数量太多,任何一个非白人的外国人如果遇到同样的情况,他们至少会被判处无期徒刑,但他一开始只被判处了15年有期徒刑。
 

Chentsing Xiv 

对法官来说,白人没有特权。我倾向于认为轻判的原因是法官试图避免陷入外交困境,因为白人国家一直在谈论人权来反对死刑。
 

Zhongjing Liu (劉仲敬) 

但中国法院确实判处一名了巴基斯坦裔英国人死刑。
 

Cosentino Vito 

我一直认为这是加拿大的特权。你懂的,就像在朝鲜的黑人篮球运动员是如何享有美国特权一样。
 

Yang Yang 

我认为这与他的加拿大公民身份有点关系。如果他是英国人,我想他早就被判死刑了。
 

Zhongjing Liu (劉仲敬) 

那个英国毒贩是巴基斯坦裔。





END





您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访问樱落网:

1. 网址:www.skyfall.ink

2. 樱落网APP(推荐,只有5M,不占空间,速度极快,也不需要任何权限,试过才知道有多方便)

安装地址(公众号可点击底部阅读原文)点击这里


也可以扫码或长按二维码安装


网文都是原文翻译,所有言论皆不代表本站立场,敬请谅解 | 本文文字/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 点击页眉也可刷新 | 联系方式:QQ-1399710240



关键字:加拿大毒贩,加拿大毒贩死刑 专题:美洲责任编辑:管理员
来源:https://www.quora.com/How-do-Canadians-feel-about-China-sentencing-their-fellow-countryman-Mr-Schellenberg-to-death
}

Copyright©樱落花影科技 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鄂ICP备19026362号-1

不良内容举报: 139971024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