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为什么要打击课外辅导行业?外国人以后还能在中国从事外教工作吗?

译者
随风起舞
字号:  A-AA+ 2021-08-20 13:29:59
网文都是原文翻译,所有言论皆不代表本站立场,敬请谅解 | 本文文字/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 点击页眉也可刷新 



中国为什么要打击课外辅导行业?外国人以后还能在中国从事外教工作吗?
 
本文译自Quora,原标题:What led to the collapse of the private tutoring industry in China?


 
被辅导机构“绑架”的中国家长们
 
中国教育学会发布的一项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中小学课外辅导行业市场规模超过8000亿元,参加学生规模超过1.37亿人次,辅导机构教师规模700万至850万人。
 
相关数据显示,在为补习“埋单”的家庭中,一半以上中小学生每年参加课外辅导花费2000~10000元,更有13.7%的家庭每年花费达2万以上。


中国课外辅导行业所得收入从2012年的2281亿元增至2017年的3930亿元,六年同比增速都保持在10%以上,年均复合增长率为9.49%。


 
 
X



Lonely Cantonese Sith Lord


Chinese citizen,Lives in Hong Kong
中国公民,生活在香港
 
这个故事有几个层次:
 
Ø 教育公共服务
 
教育私有化的问题在于,由大资本支持的大公司能够以更高的薪酬吸引公立学校所有最好的教师,而公立学校却一无所有。
 
如果父母想让他们的孩子接受同样的老师的教育,他们现在就必须为他们报名参加昂贵的课外辅导,而负担不起辅导费用的学生简直没有成功的希望(shit out of luck),他们注定要落后。
 
从本质上讲,你在这里看到的就是社会主义者所说的“公地盗窃”(theft of the commons)的经典例子,公共资源(在这种情况下是全部由国家培训和资助的全国最好的教师)被私人资本挪用,并锁定在了付费墙的后面。

 
资产阶级已经剥去了——迄今为止受到尊重和敬畏的每一项职业的光环它把医生、律师、牧师、诗人、科学家都变成了有薪劳动者。”——共产党宣言
 
 
Ø 教育腐败
 
哪里有利润,哪里就有腐败。中国学校的许多校长与私人辅导企业相勾结,将公共教育资源移出学校,这是一个公开的秘密。通常情况下,老师们会参与其中,例如,他们不会在课堂上教授任何实质性内容,他们会告诉学生,如果他们想学习真正能让他们通过考试的东西,他们必须在放学后报名参加私人课程。
 
腐败可能不仅仅涉及公立和私立学校的校长。我不知道以前有没有在大陆发生过,但是在香港,我们有一个著名的私人导师,他与考试机关里的人合谋,非法获取即将到来的DSE考试(相当于SAT/A-Levels)的试卷副本。这个家伙曾经有很多狂热的追随者,因为他总是能够反复“预测”即将到来的试卷中的考题。

 
他就是“导师王”Weslie Siao,又名Nostradumbass。
 
 
Ø 不平等和社会不稳定
 
绝大多数中国人认为教育是最公平的,而且往往是贫困儿童改变命运的唯一途径。
 
这对中国社会有多重要,我怎么强调都不过分。与大多数文化不同,中国人对不公平和不平等非常敏感,几千年前就有人宣称“王侯将相不是天生的贵种”(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中国人相信成功和权力理所当然地不属于继承它们的人,而应该属于勤劳和雄心勃勃的人。在中国社会,没有什么比一个允许上层阶级巩固财富和权力而让下层阶级的社会流动性为零的制度更能招致不满。
 
在金融、娱乐、艺术、学术和大多数其他行业,向上流动的机会已经很少了,教育真的是最后一根稻草了。
 
 
Ø 压力、健康和出生率
 
私人辅导并不便宜,许多父母不得不加班来支付费用。这反过来导致他们的休息和与家人在一起的时间减少,并迫使他们对孩子的学业要求更加严格和积极。
 
孩子们也不喜欢这些。在学校学习5-6小时后去上辅导课并不好玩。由于父母的焦虑——资本家通过社交媒体和广告在他们头脑中植入的焦虑,他们中的大多数人被迫参加不止一个科目的额外课程。这种焦虑具有传染性,孩子们可能会因为在有毒的你死我活的竞争(the toxic rat race)中落后,没有达到父母的期望而感到内疚和自杀。
 
他们再也没有时间自由玩耍了,这就是为什么这么多人因为近视而戴眼镜,他们身体也不好,他们没有时间学习社交、系鞋带等基本生活技能的原因。
 
这些孩子长大后身体状况不佳,精神存在问题,对国家或大多数雇主没有什么用处。他们的父母常常会感到压力和沮丧,他们的生活更贫穷,与孩子相处也不好。再加上抚养和教育孩子的费用,人们停止生育就是这一切造成的。
 
除了私人辅导公司的老板,没有赢家。
 
我真的很惊讶,中国ZF花了这么长时间才最终对此采取行动,但我很高兴他们终于采取了行动。
 
 
Ø 编辑(8月16日):这个故事还有另一层我忘了说——反华势力的渗透
 
私人辅导公司可以选择他们想要的任何教材,并雇佣他们想要的任何人。没有自律,公司不在乎,因为这对他们来说都是生意而已。
 
问题是,他们使用的教材往往来自中国大陆以外,充斥着反动材料。例如,来自日本的教材可能会省略日本在中国的战争罪行;来自台湾的教材可能试图用“中国”的概念玩文字游戏;来自美国的英语教材经常被发现是中情局的杰作,里面充斥着颠覆性的反华信息和潜台词。
 
至于在中国的外籍教师,我们只能说他们的道德品质也不是特别高。他们中的很多人将中国视为一个自由的妓院——从他们的角度来看,这并不完全是错误的。

 
这家伙可能是个无名小卒,但他在这里得到了所有的女人,仅仅是因为教英语和身为白人。

 
一个在中国的外籍教师,把他的教师执照放在避孕套旁边,他就过着这样的生活。
 
这变得很丑陋,真的很丑陋。并不是所有的性行为都是自愿的,尤其是与学生的性行为。

 
这名男子,一位名叫Shadeed的美国教师,最近在宁波强奸并谋杀了一名女生,因为她拒绝了他的性要求。从那以后,还有很多其他女孩指控他猥亵他人。
 
行业缺乏自律意味着该轮到政府介入了。
 
另见:

 
 

Ismail Bashmori 

这是否意味着外国人在中国教英语的时代已经结束?我还希望去那里呢。
 

Lonely Cantonese Sith Lord(答主) 

我想这个过程将比以前严格得多。温习一下你的中文,这可能会有帮助。
 

Ismail Bashmori 

几年前,我随便找了一个中国人,我用中文说“我是一个人,你是一个人,中国很大”。他觉得我疯了,不再理我。这一经历使可怜的我在推进中文的努力方面受到了创伤,但我可能会再试一次。
 

Yang Zaohua 

我很高兴看到中国ZF终于采取行动对付那些垃圾外教了,我受够了这些垃圾外教,不要再接受垃圾外教了。
 

Jon R 

这很可能适用于中国,但在越南,我们还有一个问题并没有在这里提到——许多学校并不关心学业的提高,因为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需要多年才能有效果,家长和孩子们无法轻易地评估一个学期的进步。因此,他们强调游戏,让孩子们开心,而不是学习。
 

Jimi Prairiefire 

我不是要淡化越南的问题,但作为一个美国人,我敢肯定我们的教育水平低于你们。
 

Doraemon 

所有这些听起来都像是在说香港的通识教育教科书,香港教育委员会没有积极审查它的内容,而是把审查权留给了个别学校。这导致了学校对香港年轻人教授了激进和有偏见的观点,尤其是如果教师的思想激进的话。这也解释了为什么香港的骚乱有这么多的年轻学生参与其中。
 
很好,中国ZF对涉外在线教育进行了打击,因为这可能会促进激进的内容的传播。
 

꧁MagicMonster꧂ 

正如你所说,政府已经让这种情况持续了足够长的时间。有时他们似乎给了这些人类垃圾太多的机会,我很高兴他们正在清理排水沟,因为它只会滋生疾病。
 

123kdibejdb 

别忘了我们的老朋友Winston(译注:就是那个来自南非的Serpentza),他也曾在中国教过英语,他对外教强奸和谋杀女学生的第一反应是担心在中国的其他外国人,而不是事件本身。我发誓,在我见过的所有反华人士中,Serpentza、Laowhy和China Uncensored的粉丝是迄今为止最弱智的,他们的质量绝对是最低的。
 

Comrade Commissar 

感谢毛ZD思想和马列主义在中国的复兴!中国将最终领导世界走向社会主义。
 

Rashmah Nox 

这是另一个为什么需要政府对私营部门进行娴熟和有效的监督、监管及控制极好的证据。你负担不起让那些私营部门不受监管的代价,因为他们迟早会挣脱政府的控制。
 
否则,一个未来像赛博朋克2077这样的社会就会出现。在那里,大公司而不是政府统治着人民。现在,美国已经开始让赛博朋克2077成了现实。
 

Yumashish Subba 

这里有很多反资本主义的言论,我不介意它出现在这里,但坦率地说,它使得对所有的情况分析都是线性的。归根结底,建立在这些短视的观点基础上的政策将无法妥善解决这一问题。
 
中国(以及日本和韩国)的大学仅仅根据“一考定终生”的结果来选择入学者,这极大地影响了私人辅导和补习的情况。
 
在这样一个游戏化的制度中,人们会调整他们的策略以获得最好的结果就不足为奇了。
 
同时,在西方这些问题并不是社会的一个重要方面,你无法靠在任何事情上死记硬背进入大学,因为大学有更全面的评判标准。
 
社会主义关闭“资本主义填鸭式教育制度”并没有改变中国教育制度的根本真相,你可以期待一个同样扭曲的制度会取而代之。所有这些都是因为借口,而这些借口只能在社会主义者的支持下盛行。
 

Lonely Cantonese Sith Lord(答主) 

至少就东亚考试制度而言,有一个透明、直截了当的成功衡量标准,那就是学生在考试中取得的分数。
 
即使是最穷的孩子也可以尝试擅长的事情,而课外辅导至少是大多数父母可以做到的。
 
我认为这比西方国家要公平得多,西方国家的标准透明度更低,更有操作性。取得好成绩对你的帮助有时候不如一封有钱人/名人的推荐信、马术/马球资格证书和奖项,或是给学校的一大笔捐款。与东方资本主义相比,西方资本主义的社会流动性要小得多。
 
最终,所有这些都无关紧要,因为真正减轻学生压力的唯一途径是为社会创造足够的财富(而不是殖民或奴役他人),并公平分配经济成果,因此获得学位不是生存的唯一途径,无论是律师还是水管工,人们都能过上美好的生活。
 
这又把我们带回了“社会主义的胡说八道”。


 



END





您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访问樱落网:

1. 网址:www.skyfall.ink

2. 樱落网APP(推荐,只有5M,不占空间,速度极快,也不需要任何权限,试过才知道有多方便)

安装地址(公众号可点击底部阅读原文)点击这里


也可以扫码或长按二维码安装


网文都是原文翻译,所有言论皆不代表本站立场,敬请谅解 | 本文文字/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 点击页眉也可刷新 | 联系方式:QQ-1399710240




关键字:双减,打击课外辅导,严禁外教 专题:社会责任编辑:管理员
来源:https://www.quora.com/What-led-to-the-collapse-of-the-private-tutoring-industry-in-China
}

Copyright©樱落花影科技 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鄂ICP备19026362号-1

不良内容举报: 139971024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