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东欧人和中国人在国际编程比赛中占据统治地位?

译者
自由的花儿
字号:  A-AA+ 2020-07-27 10:53:24


网文都是原文翻译(一般不做挑选),因此如果出现一些不符合社会主义价值观的言论皆不代表本网立场,请列位看官多多包涵。

有很多翻译可能涉及到一点点敏感,在公众号很难发出,所以感兴趣的亲,可以点击公众号地址栏的樱落网去网站查阅哦。


 

为什么东欧人和中国人在国际编程比赛中占据统治地位?
 
本文译自Quora,原标题:Why do people from Eastern Europe and China now dominate coding competitions?


 
 

Dima Korolev


一个不苟言笑,有点优越感的鸟人,住在华盛顿州贝尔维尤市
not boring, and a bit of a condescending prick,Lives in Bellevue, WA
 
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国家教育体系的运作理念。
 
撇开质量不谈,在东欧和亚洲,教育更侧重于培养学生的分析能力。
 
至少在俄罗斯的学校里,“很好地”表达自己的观点,或者让自己拥有讨人喜欢的能力基本上是无关紧要的,能提供正确答案和避免错误才是关键。顶尖的教授和教练们一直遵循着这条准则。
 
我知道很少有东欧或亚洲人会在以下这个问题上回答错误:“一个球棒和一个球加起来要1.10美元,而棒球棒比球贵1美元,球的价格是多少?”提示:10美分是一个错误答案。
 
一个人会因为说出“直觉上”的正确答案而感到羞耻,这些答案可以在几个逻辑步骤内被证明是错误的。
 
而编程竞赛,和数学竞赛一样,都只是一个框架,在这个框架中,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正确度”。
 
所以在这种环境下,在比赛中得高分是成为“知识精英”的少数因素之一。不比较实习机会,不比较公共出版物,只有对卓越的肯定,特别是从“纯”智力的角度来看。
 
与此相关的是,多项选择题拥有一项特殊的“荣誉”。在看过《思考快与慢》一书之后,我确信,如果考试的目标是教学生使用他们的分析能力,那么多项选择题是最糟糕的考试形式。事实上,他们培养的是一种完全不同的技能:拥有良好的直觉并依赖直觉,同时成功地将分析能力排除在外。
 
当涉及到发展职业生涯、参与越来越多的项目、创办公司和改变世界时,人们可能会争论其他教育体系是否更有利于长期成果和可持续发展。但如果要在智力竞赛中获得高分,上述概念肯定有其优势。
 
这就是为什么来自这些地区的人往往在ACM国际大学生程序设计竞赛中表现得更出色的原因。
 
在过去的几天里,我就有这些想法,并且正在考虑写一篇关于这个主题的博客文章。谢谢你的问题,它帮我把我的想法集中了起来。


 
 

Nick Wu


2014级
Class of 2014
 
ACM国际大学生程序设计竞赛的结构使得来自非东欧或非中国的队伍很难进入世界总决赛,但让顶尖的竞赛选手在高中毕业后继续从事竞争性编程工作会让他们很沮丧。
 
让我们以2013年大纽约地区为例。如果你看一下排名,你会发现有六所大学解决了该地区所有的问题,第一所是普林斯顿大学,在不到3小时内解决了所有问题!然而,他们的队伍并没有进入世界总决赛,纽约大学在加时赛时击败了他们。普林斯顿大学队有一个队员是参加了2012年世界总决赛的IOI(译注“一种编程赛制”)金牌得主,那一年团队的表现很好,我也希望他们能再次获得同样的成绩。我很想知道纽约大学是否能在世界总决赛中取得同样的成绩。
 
这个例子突出了两个问题。
 
地区比赛太容易了,在地区赛取得好成绩和在世界总决赛中取得好成绩关系并不大。
 
一些实力强大的地区席位很少。
 
相比之下,其他部分美国地区有3个名额,但没有产生接近奖牌争夺的队伍。
 
我们可以将这一点与东欧和中国地区的运作方式进行对比。在中国,参赛队可以去任何亚洲地区参赛。因为当地分多个地区,一旦一支强队获得资格,它就可以退出,让其他参赛队有机会晋级。此外,由于没有严格的地区界限,重新划分选区也不是问题。
 
东欧参赛队参加的主要区域比赛是东北欧地区比赛(即著名的NEERC)。今年,NEERC获得了17个世界总决赛名额。这意味着,在最强大的大学里,你要与你所在大学的团队竞争名额,而不是与其他大学竞争。
 
我认为美国在未来会很好地为其地区构建一个类似于NEERC的结构。目前的区域边界可以界定在年初举行的分区域竞赛。地区赛季的高潮是一场大型的区域性比赛,来自全国各地的最强的队伍将相互较量。


 
 

Terry Lambert


苹果核心操作系统内核团队;在8年多的时间里担任多个项目的技术领导,1980年至1981年在尤塔大学生活
Apple Core OS Kernel Team; technical lead on several projects over 8 years,Lived in The University of Utah1980–1981
 
除了东欧和中国,在其他地方,竞争性编程将不再能帮助你获得工作。
 
基本上从80年代末90年代初以来,就没有人再关心过它了。
 
在那些关心这一领域的国家,它大多被用来作为你所在的大学获得某个重要人物正式认可的媒介。在西方国家以外的地方,你的国家认证委员会的认定通常并不是毫无用处。
 
黄金标准是ABET——工程技术认证委员会
 
工程技术认证意味着深度、广度、良好的设施和师资力量。
 
你可以相信,在接受过工程技术认证的大学就读的人至少有机会学习真正的技术,并且拥有供他们使用的设备和课程材料,即使他们选择不利用这个机会。
 
旧金山城市学院在2012年首次被发现问题后,于2014年失去了该项认证。
 
你会以为这地方已经被毁掉了。
 
经过5年的努力,他们终于在2017年夺回了认证,并对他们的项目和管理进行了许多调整。
 
如果一所大学没有获得认证,人们通常会认为它比文凭制造工厂(一个不用接受教育就能花钱买文凭的地方)好不了多少。
 
在那些没有认证的地方,或者没有一个有认证的国际大学作为合作伙伴的地方,你可以在当地接受教育,然后花钱成为一名国际学生。但如果你想从你的合作伙伴学校那里获得一个受认可的学位,通常会比较困难。
 
如果你没有接受过额外的教育,你就不会被一家正规公司录用,也不会被跨国公司录用,因为你的学历证书达不到大多数签证项目的要求。
 
在这种情况下,赢得编程比赛会有所帮助,因为它基本上说明了“我可能是从文凭工厂获得的学位,但我抓住一切机会来提高自己,尽管教育环境很差”。
 
在没有接受额外教育的情况下,它可能不会给你提供一个工作签证,但它会让你在自己的祖国找到一份工作。
 
那么没有工程技术认证的地方呢?
 
他们会非常关心竞争性编程,所以这些国家在竞争中占据主导地位。
 
没有人真的在乎,而且在过去的25年或更长的时间里也没有——所以除了东欧和中国,其他国家并没有在这方面付出多少努力。


 


Adam D'Angelo


Quora 总裁,就读于加州理工学院,现居加州山景城
Quora CEO,Studied at Californ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Caltech),Lives in Mountain View, CA
 
正如罗伯特提到的,我认为主要的问题是竞争的水平已经提高到超出了大多数人愿意投入的程度。我曾在2005年担任ACM国际大学生程序设计竞赛的教练,也听过一个类似的故事,讲的是上海交通大学的队伍在比赛前一个夏天全天都在训练。当我在加州理工学院的时候,团队成员直到比赛前几个月才确定,而且他们每个月只练习几个小时,主要是因为团队里的每个人都有其他竞赛任务。
 
在美国,最优秀的学生有机会与教授一起做研究,这基本上为他们进入顶级研究生院提供了保证,他们很容易获得顶尖公司的实习机会,而且他们并没有通过比赛获胜获得多少好处。在其他国家,尤其是经济不景气的国家,没有那么多好的打发时间的方法,而做得好可以大大增加每个人的机会。这些国家的文化也强调在数学和科学方面的教育,从而增加了潜在的竞争者。
 
我认为国际大学生程序设计竞赛也是如此——如果你看一下IOI(一个高中编程赛制)的话,你就会发现有很多不同国家的顶尖选手,尽管俄罗斯、中国和波兰在那里仍然很强大。


 


Cosmin Negruseri


谷歌程序问题处理员,就读于贝比博雅大学,现居加州山景城
Google code jam problem setter,Studied at Babeș-Bolyai University,Lives in Mountain View, CA
 
关于这个话题的一些漫谈:
 
罗马尼亚早在50年代就开始举办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在共产主义时期,每个人的薪水都差不多,而数学是不受宣传影响的领域之一,所以很多聪明的学生都参加了数学竞赛。罗马尼亚在国际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和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上都表现得不错。
 
我觉得在东欧,有数学能力的孩子在高中阶段会受到一定的尊重。在美国,他们似乎会受到指责,但我不能肯定。
 
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是由教育部组织的地区性/全国性奥林匹克竞赛之一,因此它在高中学生中非常有名。我们在高中也有算法课,所以会有很多人在大学里继续参加编程竞赛。
 
美国计算机奥林匹克竞赛(USACO)在美国高中生中似乎鲜有人知。
 
在波兰,政府在比赛中投入了一些资金,因此有很厉害的教练,高中阶段的问题非常有创意,而且有很好的获奖记录。
 
Tomek Czajka就是一个成功案例。2005年,他在顶级编程员挑战赛、谷歌全球编程挑战赛和顶级编程员大学公开赛中赢得了10万美元的奖金。为此,他还上过荷兰新闻,一时引发了强烈的网络效应。
 
在俄罗斯,大学为了留住前ACM国际大学生程序设计竞赛优胜者,会在大学里给他们提供高薪工作,让他们训练出下一代优胜者。
 
编程竞赛和智力竞赛现在似乎已经成为一种招聘工具,所以,对于硅谷以外的人来说,这是一个进入顶级公司的好机会。
 
美国以外的计算机科学研究部门不是很强大,所以这些聪明的孩子几乎没有选择。
 
一个积极主动的强大的教练会带来很大不同。加拿大滑铁卢团队所取得的成绩在一段时间内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戈登·科马克(Gordon Cormack)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此外,加拿大还以其良好的STEM教育吸引了大量移民。
 
尽管印度是一个大国,他们也有同样的激励措施,但在编程竞赛方面却没有得到相同的结果。在数学方面,他们是相当强的。如果你关注顶级编程员的排名,你会发现印度人在过去的5年里进步了很多,因为顶尖人才开始教导下一代。我希望印度人能在这些比赛中取得好成绩。
 
关于中国,我只知道他们提前一年从众多参赛者中选出IOI团队成员,那一年他们不上学,只为比赛做准备。


 


Vasile Ion


住在布加勒斯特
lives in Bucharest
 
以下是一个东欧人的一些想法:
 
教育不是用来被嘲笑的,我们也没有“怪胎”可以嘲笑,当然我们也没有大量以体育为导向的大学生(不像美国)。
 
我们会嘲笑愚蠢的人,如果你说话不得体,我们会嘲笑你;如果你不了解你国家的历史,我们会觉得你很可怜;如果你不擅长数学,你就太可悲了。
 
我们的数学是强迫式的,没有退路,我们没有“文科”大学,只有数学、信息或医学,而我们学医是一种折磨人的经历。
 
那些对数学、信息或医学不感兴趣的学生,会被认为是没有“尽最大努力”,他们会让家人失望,让老师伤心,让整个小镇为他们哭泣,因为你没有尽最大努力。
 
在这里,只有结果是最重要的,你的性别、种族、肤色、宗教都不重要……数学得A+,你就有价值;得B,你就没有价值。
 
我们没有堕落的娱乐产业,不会在那些愿意为娱乐”别人做各种病态事情的人身上浪费大量的金钱。
 
我们重视努力工作,如果你不幸对数学、信息或生物领域不感兴趣,那么至少应该体面地在你选择的领域努力工作……
 
我们相信教育是一种美德,愚蠢是一种罪恶。
 
当然,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在愚蠢的同时选择去西欧赚钱,所有这些态度正在慢慢消失。
 
幸运的是,整个社会都明白了这一点,并开始变得比以前更加支持教育和自然科学(加上医学)。
 
我可以很自豪地说,下一代东欧人会比上一代人受教育程度更高……也许这是第一代真正比过去更好的一代。
 
向资本主义体系过渡”已经基本完成,现在人们有了更好更稳定的工作,因此他们可以再次专注于教育和自然科学(以及医学)。






END







樱落网专业翻译海外优质素材(包括新闻,问答,评论等),每日更新十数篇。


添加公众号:樱落花影 

点击菜单栏直接访问网站(推荐)



源地址:https://www.quora.com/Why-do-people-from-Eastern-Europe-and-China-now-dominate-coding-competitions



关键字:世界编程大赛,中外文化差异 专题:社会责任编辑:管理员
来源:http://www.skyfall.ink/sh/242.html

文章评论

表情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共 0 条评论,查看全部
}

Copyright©樱落花影科技 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鄂ICP备19026362号-1

不良内容举报: 139971024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