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推荐】中国是互联网上最被讨厌和憎恨的国家吗?为什么?

译者
少司命
字号:  A-AA+ 2021-04-22 21:51:55



网文都是原文翻译(一般不做挑选),因此如果出现一些不符合社会主义价值观的言论皆不代表本网立场,请列位看官多多包涵。


有很多翻译可能涉及到一点点敏感,在公众号很难发出,所以感兴趣的亲,可以点击公众号地址栏的樱落网去网站查阅哦。



中国是互联网上最被讨厌和憎恨的国家吗?为什么?
 
本文译自Quora,原标题:Is China the most hated country on the internet?

 
 
 
01



Liu Lisong(刘立松)


lives in China
生活在中国
 
我是一个普通人。但我处于一种量子叠加的状态,我同时处于两个世界。
 
我通过我的祖国观察世界。在这个世界上,中国刚刚参与并扩展了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经济圈RCEP;开通了与欧洲大陆的铁路贸易;她完美地控制了疫情,成为全球经济衰退中唯一保持经济强劲增长的中流砥柱;她是未来科技的领导者之一,她的孩子们拥有下一代的生活方式;她的日常生活高度信息化;政府治理高效廉洁(虽然不够透明);她的海军每年下水一个欧盟海军规模的舰队;她的人民充满信心,受过严格的科学教育,勤劳,团结,爱国。
 
在这个世界上,中国坚定地站在第三世界和大多数穷人的一边,它以最低的价格供应新冠病毒疫苗,以最合理的方式与非洲人民打交道。她用基础设施和廉价工业产品换取一些必要的资源。她与不发达国家签署的商业协议从来没有附带政治条款。他们不要求他们更换部长,也不要求他们用钱来资助开采资源的外国公司。
 
 
但同时还有另一个世界。另一个中国是由西方媒体和政治家口中独特的话语体系所建构的。在他们的报道和图片中,这个国家的天空总是乌云密布,人们总是充满忧虑和严肃的表情。TAM广场总是挤满了监视市民的警察。摄像头监视着每个人的私生活,就像《1984》描述的那样(顺便说一句,这部小说很缺乏想象力)。
 
这个中国是一个充满矛盾的国家。一方面,它拥有最先进的技术,超过了人类历史上所有计算机的计算能力,使得它可以监控每个人说的每一句话。另一方面,她又很落后,农民们戴着草帽,靠手和牛来种植水稻。她的隐形无人机创造了世界上最先进的蜂群技术,但同时又有人认为这样的中国根本没有创新能力。这个中国是全人类的敌人,在全世界75亿人口中,至少有60亿人在等待下一秒来粉碎她。不,至少13.99亿中国人也随时在等着粉碎她。一定是这样!
 
 
请告诉我,这两个中国哪个是真的?
 
你来自自由世界,我来自一个邪恶的国家,我们中间谁被XI脑、欺骗,以致于看不到现实和真相?

 
 
 
02


June Yu


lives in China
生活在中国
 
中国是互联网上最庞大的宣传机器的目标。
 
《印度纪事》:关于一个以联合国和欧盟为目标,为印度利益服务的长达15年的行动的深入研究 | 欧盟虚假信息实验室
 
上面是一个由10多个非政府组织、550多个网站和750多家假新闻机构组成的印度宣传网络,这些机构在过去15年里协调制造针对中国和巴基斯坦的虚假宣传。
 
这只是冰山一角。
 
还有FLG网络、日本网络、TW网络、德国WUC/ETIM(译注:和XJ相关的)网络,还有许多鬼才知道的反华的宣传网络。
 
自从互联网出现以来,这是一个巨大的产业。
 
 
那么,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行业呢?
 
这是冷战的遗留。
 
冷战期间,苏联和北约都为他们的意识形态运动建立了一个巨大的宣传网络。苏联垮台后,苏联的宣传网络随着政权的垮台而崩溃,但作为意识形态运动的赢家的北约宣传网,也因为发现自己失去了用处而惊慌失措,因为主要敌人已经倒下了,其他摇摇欲坠的社H主义国家不需要一个这么庞大的宣传网络来摧毁。那么他们应该怎么做呢?
 
他们的选择是说服国会和老板们,仍然有一个漏网的邪恶的敌人需要摧毁,一个强大的敌人,它如此强大,以至于这个庞大的宣传网络需要保留。
 
所以我们有了关于邪恶的俄罗斯人、古巴人、朝鲜人、伊朗人、中国人等的叙述....
 
冷战结束后,这个行业得到了发展。自由世界的人们完全相信了这些故事,因此这个网络中的主流媒体都无法反对它,因为如果你反对它,你将揭露一个庞大的利益集团的谎言,这个利益集团牵涉了太多有权势的人。
 
所以这个行业在冷战后发展得更大,变成了一个怪物。为了掩盖以前的谎言,它不得不说更多的谎言,而这些谎言构建了一个我和许多研究人员称之为另类现实(the alternative reality)的宇宙。它只存在于主流媒体和宣传机构编造的故事中,它的每一家通讯社都使用相同的叙述和相同的世界背景,它就像漫威宇宙(the Marvel Universe),除了自由世界的人们相信它是真实的。
 
自由世界的大多数普通人一生都生活在这个另类的现实中,因为在这个庞大的宣传行业之前见过这个世界的人大多数都已经死了
 
终于,我们在2020年出现了一种流行病,另类现实开始瓦解,因为病毒无法被宣传所愚弄。
 
 

Derek Gould

现实和另类现实之间的交替造成了巨大的认知失调,一个像中国这样[在这里插入贬义词]的国家怎么可能控制住COVID-19,而开明、文明、MZ的西方却没有?
 


Cathy Kidd

Derek,我就在这个行业,这是一个被篡改过的病毒。我注意到你没有提到你的专业领域,所以我会原谅你缺乏资历,特别是如果你住在对媒体,特别是互联网有国家控制的审查制度的中国的话。

 
 
 
03



Anonymous


匿名
 
这个答案必须匿名,否则,我的帐户将不保。

 
中国不是最令人憎恨的国家。能够提出这个问题的,是那些长期以来对中国抱有偏见的人。Quora上有关中国的问题基本上是对中国的攻击。中国真的出了问题还是背后有阴谋?
 
Quora上不难发现一个略显奇怪的现象:对于任何与中国有关的推文或话题,最激烈、最负面的信息往往是印度网民群发的。
 
同时,我还发现,近年来英语互联网上攻击中国最常见的“黑材料”,如“债务陷阱”、“水炸弹(water bomb,大概指的是雅鲁藏布江大坝”、“珍珠链”、“人造新冠病毒论等,即使始作俑者不是印度人,也常常通过印度媒体广为传播。
 
起初,我以为这些只是巧合。毕竟,印度有着庞大的英语人口,而且以善辩著称。他们结对在互联网上发泄对中国的嫉妒和仇恨并不奇怪。直到看到一家独立欧洲智库发表的名为《印度纪事》(Indian Chronicle报告,我才意识到事情可能并不像我想象的那么简单。
 
互联网上那些看似随意、毫不相干的现象,可能是印度情报机构多年来对巴基斯坦和中国发动虚假信息攻势的结果。
 
 
为什么一家欧洲智库对印度感到愤怒?
 
2020年12月,独立智库欧盟虚假信息实验室(EU disifolab)发布了一份名为《印度纪事》(Indian Chronicle)的重磅调查报告,披露了印度控制的一个大规模虚假信息网络。
 
《印度纪事》:关于一个以联合国和欧盟为目标,为印度利益服务的长达15年的行动的深入研究 欧盟虚假信息实验室
 
(以上是链接,非常有趣)
 
报告披露,在总部位于德里的Srivastava集团领导下,这个虚假信息网络总部设在日内瓦和布鲁塞尔,在全球116个国家和地区远程控制着750家虚假媒体、冒牌智库和虚构的非政府组织。借由印度主流通讯社“亚洲国际新闻社(ANI)”洗白信息并放大影响力,且最早自2005年起就投入使用,至今每天仍在诋毁巴基斯坦和中国。

 
这份重磅报告已在巴基斯坦引发轰动,巴总理和外长都援引报告,敦促联合国相关机构和欧盟议会调查印度相关行动,而被戳到痛处的印度官方则慌忙否认。
 
这家智库原本专注于欧洲事务,强调他们对南亚的人权问题深感关切,无意干预南亚国家间的争端。然而,当他们发现印度“利用真正想保护妇女和少数民族的欧洲政客来满足自己的地缘政治利益”时,他们无法忍受,决心揭露这一史无前例的虚假信息网络。
 
印度情报机关究竟嚣张到什么程度呢?“死人复活”的例子恐怕最能说明。
 
调查报告发现,一家上世纪70年代起就已销声匿迹的美国非政府组织“和平组织研究委员(CSOP)2005年起却奇迹般地复活了。更令人吃惊的是,这个组织的前主席、有着“美国国际人权法祖师爷”之称的法学家路易斯·索翰(Louis B. Sohn2006年就已辞世,却在2007年和2011年以路易斯·索恩(Louis B. Shon)为名两次出席抨击巴基斯坦人权问题的公开活动。
 
印度情报机构打着维护人权的旗号,却假冒已然仙逝的国际人权法祖师爷四处窜会站台,其嚣张程度可见一斑。对此,“欧盟虚假信息实验室”极为震惊,以至于他们义愤填膺,最后将整个《印度纪事》调查报告都献给了去世之后还被冒名顶替的路易斯·索翰(Louis B. Sohn)。

 
印度操控的虚假信息网络究竟如何运作?这个规模空前的虚假信息网络层级清晰、分工严密、衔接紧实,从2005年建立运转至今,流毒甚广。根据《印度纪事》调查,在斯里瓦斯塔瓦集团的指挥下,这一网络在国际组织、媒体传播、大众认知三个层面呼应配合、共振加强,为诋毁中巴、鼓吹印度,发起了强大信息攻势。
 
 
这个庞大、隐蔽、邪恶的虚假信息网络是如何运作的?
 
在地面行动方面,印度情报机构主要依靠虚假智库和非政府组织,直接影响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欧洲议会等国际组织,大力推进亲印、反巴、反华议程。
 
在欧盟议会驻地比利时布鲁塞尔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驻地日内瓦,斯里瓦斯塔瓦集团都以虚假人名、虚假地址、虚假账户信息建立并操控了大批NGO、智库,并以少数民族权利和妇女权利等敏感议题为切入点造势。
 
例如,驻日内瓦的“欧洲巴基斯坦少数民族组织(EOPM)”、“俾路支斯坦之家和南亚民主论坛(BH&SADF)”负责开展游说、组织示威,并常常跻身联合国召开的各类新闻发布会,还经常作为正规机构的特约代表在联合国的各种场合发言。
 
再如,在布鲁塞尔的非政府组织“南亚和平论坛(SAPF)”、“俾路支论坛(BF)”和“吉尔吉特-巴尔蒂斯坦之友(FBG)”,“妇女经济和社会智库(WESTT)”则常常引导欧洲议会和欧盟委员会设置反巴反华议程,例如捏造“中巴侵犯人权”的报告并提交欧盟相关机构、鼓动欧洲议会议员前往南亚敏感地区为印度站台、撺掇他们在虚假媒体上撰写明显亲印反巴的媒体评论等。
 
在传媒传播方面,印度情报机关主要依托虚假媒体平台和亚洲国际新闻社(ANI)洗白和放大虚假信息,使之能够堂而皇之地进入全球主流信息领域。
 
斯里瓦斯塔瓦集团建立和操控了一大批虚假媒体平台,用来为其控制的地面智库、NGO提供传媒曝光,并为那些有意借“反华反巴”造势攫利的欧盟议会议员提供舞台。

 
左边是正派媒体logo,右边是斯里瓦斯塔瓦集团伪造的山寨媒体logo
 
以《欧洲纪事》为例,这个2020年5月方才建立的虚假媒体,在短短6个月内就获得了11个欧洲议会议员的背书,并以他们的名义发表了一大批亲印反华的网络评论。
 
但是,仅有这些小媒体平台还不够,毕竟这些带有明显倾向性的评论实在难登大雅之堂。这时带有“主流通讯社”光环的ANI就粉墨登场了。
 
据调查,ANI是唯一转载上述虚假媒体消息的主流通讯社,半年来至少转载了13篇《欧洲纪事》刊登的反巴反华评论,还追踪报道虚假智库、NGO炮制的线下活动。经过ANI洗白,这些原本可疑的小报信息就获得了主流通讯社的认可,以更可信的面貌进入主流媒体的视野。
 
在大众认知层面,印度情报机构主要依托遍布世界各国的本地虚假媒体,将炮制而成的虚假信息打包转入大众视野。这些日内瓦或布鲁塞尔智库、NGO制造的信息和评论文章经过ANI的洗白和放大,就转入了所谓“大新闻网络(The Big News Network)”和“世界新闻网络(World News Network)”进行传播。
 
在全球116个国家和地区,斯里瓦斯塔瓦集团直接或间接控制了超过750家虚假本地媒体,他们都被用来塑造亲印、反巴的信息攻势。

 
以上为斯里瓦斯塔瓦集团在全球范围内直接或间接控制的750个虚假本地媒体平台的一部分。

 
经过这些本地媒体的再次包装和篡改,一些在欧洲鲜为人知的小报刊登的可疑信息就“上升”为主流报道,一些欧洲空壳智库、NGO组织的小规模抗议示威被“加持”为声势浩大的社会运动,一些籍籍无名的欧洲议会议员的反华反巴言论就“代表”了欧盟官方观点。
 
最重要的是,经过媒体反复炒作后,这些虚假信息反过来又能炮制出更多虚假信息,扭曲印度和全球网民对中巴的基本认知。
 
 
如果我们揭露由印度控制的虚假信息网络呢?
 
尽管“欧盟虚假信息实验室”已将印度操控的虚假信息网络翻了个底朝天,但这并没有引发欧盟官方机构跟进调查。
 
《印度纪事》的主要作者亚历山大·阿拉菲利普(Alexandre Alaphilippe)坦言,即便他们早在2019年就将虚假信息网络公之于众,欧盟官方也一直“没有官方回应、没有制裁,什么都没有……甚至让人怀疑欧盟机构是不是对外国干涉无所谓”。
 
调研报告的另一位主要作者加里·马察多(Gary Machado)更是直言,“想象一下,如果是中国或者俄罗斯干了同样的事,全世界会作何反应?大概会招致国际狂怒,引发公众质疑,甚至公然制裁……然而,印度是这个虚假信息网络的幕后主使。”
 
 
毫无疑问,正是欧盟官方佩戴的有色眼镜和奉行的双重标准,使印度情报机构在十几年内有恃无恐地营造了一个令人咋舌的超大规模虚假信息网络,并最终反过来威胁欧洲信息安全和政治自主。这一点和美国豢养的某些反华机构在2020年大选中通过虚假信息左右选情走势如出一辙。
 
在搞清楚虚假信息网络的工作原理后,我也明白了为什么最早炒作一带一路“债务陷阱论”的是印度学者,最先煽动“中国在亚洲河流放置水炸弹”的是印度学者,最快炮制“新冠病毒人造论”的还是印度学者;理解了为什么大部分印度网民反华言论愚蠢无知但又极其坚定;知晓了为什么印度官方常常援引错乱信息反华却毫不知耻……
 
原来,这可能都是印度反华信息战的一部分。
 
任何虚假信息都必须批驳,不会因为其扯上了人权民主的遮羞布就拥有了天生的正当性。也许,现在是美国和欧洲反思的时候了。


 
 
04



Nathan James


B.Sc. Physics, University of Toronto (1979)Lives in Markham, ON
多伦多大学物理学学士(1979年),现居住于安大略省的马克姆
 
当然。原因很清楚…
 
西方的宣传机器在煽动对中国的仇恨和敌意方面非常有效。他们发布的对HKXZXJ的压迫乃至对汉人普遍压迫的故事层出不穷,在西方人心目中描绘了邪恶的生动的形象。但这些故事都不是真的。
 
换言之,对中国的恐惧和仇恨建立在被西方媒体重复了数千次的谎言和诬陷之上,这是对全球舆论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操纵,非常专业和敬业。
 
宣传之于MZ社会,犹如棍棒之于极Q国家。----诺姆·乔姆斯基NOAM CHOMSKY
 
不管是生意、经济理论、政党、白宫、新闻世界还是CNN,当我们把定义现实的钥匙完全交给别人的时候,我们就成了奴隶。
 


David Barry

这并不意味着中国是现实中最令人憎恨的国家。可悲的是,互联网被美国控制着,这不就是压迫吗?
 
 

Cathy Kidd

David,我不认为这是压迫。我们可以自由地参与任何我们喜欢的信息来源,毫无畏惧地发表评论。在中国,甚至连盲盒游戏都被视作有问题的网络活动而被监控。谁想时时刻刻提心吊胆(looking over your shoulder)?
 
 

Cathy Kidd

Nathan,你能解释一下你列出的那些压迫是如何撒谎的吗?你的评论需要一些参考。我是“西方人”,你不认识我,所以我反对你说我有恶念。为了分享知识,请澄清并对您的评论做一些说明。注意,我没有针对您。
 
 

Nathan James(答主)

首先,我没有说你有恶念。你到底是怎么从我的回答中看出这个的?请仔细重读我的答案。
 
第二,我提到了西方的宣传机器。这种宣传包括谎言和虚假的叙述,仅仅因为你完全忽视了这些宣传并不意味着它不存在。你被操纵和愚弄了,好的宣传是完全透明的,这就是为什么你不知道。
 
看穿宣传的唯一方法就是自我学习,有几种方法可以做到这一点:
 
1. 访问中国,和那里的人谈谈,用自己的眼睛去看,你很快就会意识到你被骗了。
 
2. 如果你不能访问中国,那就和那些去过中国,在中国生活和工作过的人谈谈。
 
3. 如果你找不到这样的人,那就在社交媒体(比如YouTube)上搜索一下在中国访问过或工作过的人的公开资料。Cyrus Janssen, Barrett, numuves, Nathan Rich, the JaYoe Nation, Daniel Dumbrill, FerMuBe(译注:这些都是Youtube上比较客观的在华UP主)都是不错的人选。
 
4. 阅读或观看外交官、学者、教授等真正的中国专家的文章,Kishore Mahbubani将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换言之,求助于对中国有真实经验和了解的消息来源,而不是那些从西方媒体宣传(假新闻)中获得全部“知识”的人。
 
但是,真的,最好的方式是访问中国。如果你什么都不信,你至少可以相信我们自己的眼睛。

 
 
 
05



Thomas Lee


Multinational Senior Executive
跨国公司高管
 
我的答案是基于互联网用户的数量。
 
据我所知,在美国、印度和西方国家,很多人讨厌中国,但很少有中国人讨厌其他国家,因此从逻辑上讲,中国是互联网上最受讨厌的国家。
 
在我在跨国公司工作的早期,我从两位上司那里得到了两条非常明智的建议,一位来自澳大利亚,另一位来自美国,他们引用了以下中国谚语:
 
1) 那些没有被嫉妒甚至被同龄人憎恨的人充其量只能算是平庸(译注:不招人妒是庸材)。
 
2)杰出的人通常首当其冲地受到攻击(译注:枪打出头鸟)。
 
要比别人做得更好,变得越来越成功,需要付出代价。

 
 
 
06


 

Avi Travis, Lawyer


Lived in Punjab, India0–2019
生活在印度旁遮普
 
人们说你种什么就收获什么
 
长期以来,中国一直在不考虑世界对他们的看法的情况下采取行动,因此世界正在作出反应。虽然我确实觉得有时美国对中国的主张很愚蠢,尤其是所有这些关于新冠病毒的阴谋都是愚蠢的。
 
有人胡说八道说印度人恨中国。
 
我有很多中国朋友和熟人,不,我不讨厌他们。
 
我不恨中国。
 
但我不喜欢中供和他们的做事方式,我不认为批评他们等于恨他们,批评对于平衡生活是必要的。
 
如果人们不能接受批评,那就意味着他们出了问题。
 
我想说的是,最令人憎恨的国家仍然是中国、朝鲜和伊朗之间的竞争。但我见过的大多数西方人也讨厌印度,所以我想我们也在比赛中 :)

 






END







樱落网专业翻译海外优质素材,每日更新十数篇。

添加公众号:樱落网

您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访问樱落网:
1. 点击公众号菜单栏“樱落网”
2. 点击本文底部阅读原文
3. 网址:http://www.skyfall.ink



源地址:https://www.quora.com/Is-China-the-most-hated-country-on-the-internet


关键字:印度大规模新闻造假抹黑中国,中国在国外的形象 专题:中国责任编辑:管理员
来源:

Copyright©樱落花影科技 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鄂ICP备19026362号-1

不良内容举报: 139971024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