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商飞C919的大部分子系统都是从美国进口的,万一美国实施制裁怎么办?

译者
随风起舞
字号:  A-AA+ 2020-11-18 18:48:36


网文都是原文翻译(一般不做挑选),因此如果出现一些不符合社会主义价值观的言论皆不代表本网立场,请列位看官多多包涵。


有很多翻译可能涉及到一点点敏感,在公众号很难发出,所以感兴趣的亲,可以点击公众号地址栏的樱落网去网站查阅哦。





中国商飞C919的大部分子系统都是从美国进口的,万一美国实施制裁怎么办?
 
本文译自Quora,原标题:Most of the important parts of the Chinese Comac C919 are imported from the US. How will China improve on this?


 
 

Bill Chen


lives in Singapore
生活在新加坡
 
这一点现在并不重要,除非美国像围堵华为一样,从专利角度对中国商飞再来一次。
 
中国商飞是客机行业的一个全新的进入者。
 
它现在需要的是建立安全记录,解决刚开始时出现的硬件和软件问题,发展服务和零部件网络,并对标准操作流程(SOP)进行微调。
 
简言之,将他们的独家产品推向国际市场。
 
那需要好几年的时间。值得庆幸的是,他们有一个巨大的国内市场,能够支持中国努力打入西方势力统治的市场。
 
在发展过渡这一点上,使用机械师和飞行员所熟悉的硬件和控制装置对一个开拓性的产品来说是一个福音。熟悉是最好的安全系数,特别是如果机长和技术领导人有驾驶波音或空客客机的背景的话。


这是一个现代化的驾驶舱。要记住每个控件和显示器的功能,以及它们在特定程序中的正确使用顺序,需要数周的高强度训练。


这是一套典型的机组手册。
 
翻译:超级复杂。在过渡过程中,没有什么比熟悉更好的了。
 
仅仅是因为本地需求量巨大,中国也将建设其航空零部件产业,但要达到能够参与竞争的地步还需要时间,向中国硬件的转移需要十年或二十年的时间。
 
重要的是要为中国制造的客机建立一个滩头阵地,并向乘客保证,他们的安全和舒适程度丝毫不亚于竞争对手的产品。


 

 

B. T. Yang


former engineering manager at S&W, NTHU, NSPO, Radiantech (1972-2012)Lives in US, China, Taiwan1968–present
曾任S&W, NTHU, NSPO, Radiantech工程经理(1972-2012年),1968年至今在美国、中国大陆,中国台湾生活过
 
严格地说,飞机制造不是一门困难的科学,它更多的是一门系统工程。话虽如此,工程界通常对世界政治视而不见:比如统一的建筑规范适用于土木结构,不管你是谁,不管你想做什么建筑,也不管你是俄罗斯工程师、英国工程师、基督徒还是穆斯林都要遵循IEEE(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协会)的协议。
 
中国商飞C919项目是一个典型的系统工程:你首先把飞机分成许多子系统,分配它们的性能指标和子系统间的规范,你主要的任务集中在系统集成上,这与任何需要密切协调和计划的大型项目没有什么不同。
 
波音和空客遵循同样的信念和原则。他们都不生产发动机或航空电子设备。
 
 
现在让我们谈谈现实。当一个好的系统工程师选择他的子系统时,例如,一个OpAmp(译注:运算放大器),通常他会找到最适合自己需求的子系统,无论是带宽、噪音、功耗和工作温度等。由于政治环境的因素,担心供应的稳定性并不是他的工作,尤其是如果这是他的第一个原型。是的,每个工程师都希望自己的成品是最好的,没有例外。
 
中国商飞正在做的就是:系统集成。这是一个工程项目,不是科学项目,也不是政治项目。
 
 
现在让我们看看现实。由于美国经常利用其制裁权作为武器来中断正当的工程设计过程,它经常迫使系统工程师在关键子系统之一受到制裁的情况下寻找B供应商”。以C919为例,这个关键子系统可能是通用电气作为主要参与者提供的CFM LEAP-1C发动机。美国知道,这个对中国商飞C919系统至关重要,美国商务部也不乏威胁要破坏发动机的供应。
 
随后,新冠病毒爆发了。通用电气又开始疯狂地寻找收入以维持运营。特朗普勉强宣布通用电气“可以”继续向中国商飞供应发动机。但这能持续多久?众所周知,特朗普政府可以在一秒钟内改变立场。如果你是中国商飞,你会不会有点担心在你费尽心思完成整个项目,在花费数万小时进行试飞后,在认证测试中使用CFM LEAP-1C发动机,砰!通用电气在一瞬间被简单地告知,停止供应引擎?
 
工程师们讨厌处理不确定性,尤其是在像制造飞机这样的大系统工程中。但如果他们必须这么做,他们会的。政治家永远不能低估人类的聪明才智,完成事情的方法不止一种。这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可能会让人沮丧,但对于一个工程师来说,当他的项目因为政治干扰而被剥夺时,没有什么比这更令人沮丧的了。
 
我毫不怀疑,中国工程师将有一个B计划”,以防它的一个子系统被制裁。我也确信,一旦找到替代品,原子系统供应商也将永远受到中国商飞的制裁。


 
 
 

Jue Wu


Been a pilot for two decadesPh.D from Boston, MA Graduated 1996
做了20年的飞行员,在波士顿获得博士学位,1996年毕业
 
实际上,C919的许多子系统来自许多国家,而不仅仅是美国。


我不确定你是不是在暗示,拥有外国制造的系统或部件会使这一中国产品成为二流产品,或者使它处于危险之中,所以让我来谈谈这个问题:
 
中国商飞选择的系统和部件基本上是业内最好的。罗克韦尔柯林斯公司和霍尼韦尔公司是世界上航空电子和雷达领域的佼佼者,米其林也是一家知名且备受推崇的轮胎供应商,CFM发动机来自通用电气,这是为数不多的供应大型涡扇发动机的公司之一。
 
使用其他国家公司的子系统是标准操作流程。看看这张波音787的图片,扪心自问,拥有外国制造的部件是否会使这架飞机成为二流飞机或使其处于危险之中?


我不了解您,但当我在飞行时,知道像通用电气、霍尼韦尔和罗克韦尔柯林斯这样的名字都是飞机的一部分,这让我很放心。中国商飞C919可能不是一个突破,但它是一个结实的运输机,中国可以为它感到骄傲。
 
 
 
 

Tran Khanh Nong


Lives in Vietnam
生活在越南
 
我专注于美国部分,因为中国与欧洲国家的关系没有那么糟糕。我不认为这是一架差劲的飞机,但中国需要谨慎,以防一些零部件的进口被美国政府所阻止。


 
 
 

Yevgeniy Leto


Wer immer strebend sich bemüht, Den können wir erlösen.
无论谁努力,我们都能救他
 
慢慢地,渐渐地。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他们需要一步一步地做这个,他们已经迈出了不少步伐,他们会继续前进并到达那里,他们很有耐心。


 
 
 

Chien-Sheng Tsai


Just a country bumpkin chewing his cud, again
又是一个乡巴佬在反刍
 
我不认为这个说法是真的,中国商飞的C919是一个国产化项目。中国一直是民用商用飞机的最大市场,中国希望从波音和空客(尤其是波音)手中抢占份额。
 
就像高铁一样,中国也希望尽量减少对外国公司的依赖。







END








樱落网专业翻译海外优质素材,每日更新十数篇。

添加公众号:樱落网

您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访问樱落网:
1. 点击公众号菜单栏“樱落网”
2. 点击本文底部阅读原文
3. 网址:http://www.skyfall.ink





源地址:https://www.quora.com/Most-of-the-important-parts-of-the-Chinese-Comac-C919-are-imported-from-the-US-How-will-China-improve-on-this


关键字:C919,C919美国零部件 专题:中美关系责任编辑:管理员
来源:

文章评论

表情

  • 樱落网网友

    凉拌

    2020-11-21 17:24:12 回复

  • 樱落网网友

    先解决有没有,有了再解决国产化的问题。不过提防美国还是很有必要的,商飞要加速发展。

    2020-11-18 23:17:42 回复

  • 樱落网网友

    别瞎操心,刚入门肯定要从这些久经考验和运用的部件中使用很多,但国产化会渐渐进行的,就像高铁那样,迟早的事。这块大蛋糕,自己能吃就不会白白给人。放心吧,慢慢攻克,慢慢成熟,就像我们的无数成就一样。冷嘲热讽或者奉承喝彩都不会改变我们的进程,唯一确定的一件事,就是我们在不断前进。

    2020-11-18 22:24:51 回复

共 3 条评论,查看全部
}

Copyright©樱落花影科技 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鄂ICP备19026362号-1

不良内容举报: 139971024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