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和印度在历史上曾经是朋友吗?今后两国有没有可能成为朋友,还是注定将是敌人?

译者
少司命
字号:  A-AA+ 2022-01-03 22:57:01




在政治上,印度唯一一个试图进军中国领土的帝国是向北和向东延伸到中亚(如新疆喀什)的贵霜帝国



迄今为止,除了尼赫鲁坚持印度要保留在西藏的贸易权,并由印度与新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进行贸易外,历史上几乎没有证据表明有任何印度的国王或皇帝(包括英国自己)曾考虑过将边界进一步北移的想法。

 

在文化上,印度相对于中国是软实力的净出口国,这对于印度/南亚来说是一个非常奇特的现象。因为迄今为止,印度的特点是如何将除中国以外的所有其他外国文化的元素内化。虽然沿着丝绸之路的佛教传播是一种必然,但到目前为止,两千多年以来,丝绸之路上的文化传播只是一条单行道。






我假设提问者是印度人——因为根据我目前的经验,大多数中国人并不太关心印中关系,也不把印度当作竞争对手。

 

..........

 

从那以后,1962年战争的失败一直是印度人心理上的痛苦记忆。每次与中国的关系问题出现在印度媒体上,它几乎总是直接或间接地与这种记忆联系在一起。其结果是印度对中国人的态度非常不信任,常常近乎偏执。而与此同时,在中国,1962年的中印边境战争似乎只是历史上的一段小插曲,他们的痛苦记忆更多地与日本的占领有关,而不是与20世纪60年代的中印边境冲突有关。






“印度不费一兵一卒就在文化上征服并统治(dominated)了中国2,000年”。

 

-胡适,前中华民国驻美国大使

 

胡先生此言指的是佛教以及中国人将西方(印度)视为天堂或圣地。这里说的不是友谊,而是指印度在中国受到的高度重视。

 

译注:胡适的这句话在印度广为流传,无数次被广大印度网友甚至印度高官引用,在这里我觉得有必要正本清源,做一些澄清:胡适不是这样说的

 

胡适在一篇题为《印度吾师》的文章中曾说过,“中国花了一千年才逐渐走出印度对中国的文化征服,并取得某些程度的文化独立和思想上的文艺复兴。”

 

不知从何时起,胡适的这句话传到了印度,并开始了它的“奇幻之旅”。

 

在古印度佛教中心那烂陀寺遗址,众多印度典籍随着那烂陀寺的焚毁而毁灭,使得印度研究古代历史不得不借助唐玄奘、法显等中国古代游历印度僧人的回忆录、游记。

 

胡适先生的“中国花了一千年才逐渐走出印度对中国的文化征服”传到印度后,几经辗转就变成了“印度不费一兵一卒就在文化上征服并统治了中国2,000年”。

 

这一极富印度特色的提法很快就在印度传播开来,不仅被印度官员引用,还走向世界。

 

所谓印度文化统治中国2000年,实际说的就是佛教对中国的影响。不过,了解中国佛教史的都知道,佛教自汉朝就传入中国,但真正的大发展时期在于佛教吸收中国文化诞生了禅宗以后。

 

禅宗的“顿悟”很符合中国人“临时抱佛脚”的实用主义态度,这一点与印度佛教的精进苦修有天壤之别。

 

实际上,胡适本人对佛教乃至这个印度思想体系都持否定态度,对佛教东传更是深恶痛绝,他认为:信仰印度化是中国之大不幸

 

“在思想方面,我曾经提过,我几乎把一部禅宗史从头改写。

 

一般来说,我对印度思想的批判是很严厉的。“佛教”一直是被国人认为是三教之一(另外两教是”儒教”与”道教”)。可是无疑“道教”已被今天的一般学术界贬低为一团迷信了。道教中的(一套,三洞,四辅)所谓的圣书,便是一大套从头到尾,认真作假的伪书。道教中所谓(“三洞”)的“经”---那也是《道藏》中的主要成份,大部分都是模仿佛经来故意伪作的。其中充满了惊人的迷信,极少学术价值。

 

至于佛教,它至今还是日本,高丽,越南,缅甸,泰国和锡兰的“最主要的宗教”甚或是“国教”。许多人也认为中国虽然不完全是个佛教国家,但也可以说是部分的佛教国家。我自己在这方面的工作,可以说是破坏性的居多。我必须承认我对佛家的宗教和哲学这两方面皆没有好感。事实上我对整个的印度思想---从远古的时代,一直到后来的大乘佛教,都缺少尊崇之心。我一直认为佛教在全中国“自东汉到北宋”千年的传播,对中国的国民生活是有害无益,而且危害至深至巨。

 

当然打翻了牛奶,哭也无用! 做了就是做了,木已成舟,还有什么可以说的呢? 我把整个佛教东传的时代,看成中国的“印度化时代” (Indianization period)。我认为这实在是中国文化发展上的大不幸也! 这也是我研究禅宗佛教的基本立场。我个人虽然对了解禅宗也曾做过若干贡献,但对我一直所坚持的立场却不稍动摇:那就是禅宗佛教里百分之九十,甚或百分之九十五,都是一团胡说,伪造,诈骗,矫饰和装腔作势。我这些话是说得很重了,但是却是我的老实话。

 

就拿神会和尚来说罢,神会自己就是个大骗子和作伪专家。禅宗里的大部经典,连那套《传灯录》-- 从第一套在宋真宗景德元年(公元1004年),沙门道原所撰的到十三世纪相沿不断的续录 --- 都是伪造的故事和毫无历史根据的新发明。

 

 

这便是我的立场。我这个立场,在中国,日本,乃至那些由于禅语晦涩难解,反而为人所喜欢的英语国家里,都不为(研究佛学的)人所接受。(因为)天下就有专门喜欢把谰言(诬妄之言;无稽之谈),骗语当作宝贝的人啊!

 

我个人对那种自动的把谰言,谎语等荒唐的东西,录成宝贝,就是没有胃口! 所以我坚持”中国的印度化时期”,是中国国民生活上一个大大的不幸!

 

关于这种不幸,可证明的方式实在太多了,这里我不想深入讨论。我只是坦白的承认,我的任务之一,便是这种“耙粪工作” (muckraking)(把这种中国文化里的垃圾耙出来)罢了。我是有我的破坏工作好做的。大体上说来, 我对我所持的对禅宗佛教严厉批判的态度---甚至有些或多或少的横蛮理论,认为禅宗文献有百分之九十五以上是欺人的伪作 --- 这一点,我是义无反顾的。在很多(公开讨论)的场合里我都迫不得已,非挺身而出,来充当个反面角色。做个破坏的批判家不可!”






游客您好!此篇译文共【11492】字,目前仅提供部分预览
完整阅读需付费【36】花瓣,您当前共有【0】花瓣
会员登陆
会员注册
关键字:中印关系,中印是兄弟,中印大同,中印是朋友,中印是敌人 专题:中印关系责任编辑:管理员
来源:https://www.quora.com/Have-China-and-India-ever-been-friends-during-any-point-in-history?
}

Copyright©樱落花影科技 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鄂ICP备19026362号-1

不良内容举报: 1399710240@qq.com